当前位置:首页 > 古典武侠 > 女斗版神雕

女斗版神雕

2016-09-22 07:02 PM作者:97超碰AV免费视频,A级超碰视频在线观看,超碰在线视频人人AV

女斗版射雕且说华筝随托雷一起来到江南,终于找到了郭靖,哪知郭靖却和黄蓉有说有笑,于是两个女孩暗中较劲,都想击败对方,让郭靖回到自己身边。谁料到郭靖是个憨大,难以取舍,犹豫不决。

  洪七公向郭靖建议让两个女孩比武,谁赢了就娶谁,可傻郭靖怕两人拼了个同归于尽,拒绝了洪七公的好意(真笨,要是我就同意)。

  不过隔墙有耳,这话让华筝听到了,她想自己如果得不到郭靖还不如死了算了,不过不能便宜了黄蓉,即使和她拼个同归于尽也在所不惜。


  于是她打定主意,这天夜里让托雷设宴招呼郭靖、洪七公和黄药师(本来黄老邪不想赴宴,可却不过老叫花子的情面,只得来了),她则偷偷地跑去找黄蓉决斗。


  再说黄蓉这几天也心里不舒服,正在自己的卧室中生闷气(就像洪七公对郭靖说的,如果不早点决定,三个人都痛苦),忽然听见有人敲门,以为是黄药师来了,便大声叫道:「走开,我不想你。」华筝道:「黄姑娘,是我。」黄蓉诧道:「你?你来干什么?」华筝轻声道:「你快开门,我有话跟你说。」黄蓉想了想,把门打开,人却堵在门口说:「有什么话快说吧,我要睡觉了。」华筝凑到黄蓉跟前说:「这儿不是说话的地方,咱们别惊动其他人,有种就跟我到外面去。」黄蓉想:「我还会怕你。」于是哼了一声:「走就走。」两人施展轻功,一前一后地来到了一个僻静之处。这里地上长有绿油油的野草,三面都是悬崖,只有来的一面有路,且要经过一大片树林,很隐蔽。


  尤其现在是晚上,树林外的人很难看清这儿的情况。黄蓉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,冷笑道:「你把我约到这里来是什么意思?」华筝转过身来面对着黄蓉道:「黄姑娘,咱们都喜欢郭靖,可依我们的性格,绝不允许他同时娶两个人,对不对?」「那当然。」「所以今天我约你到这儿来,咱们来比一比,如果你胜了我,我马上回大漠;如果你输了,请你立刻离开郭靖,让他和我一起回蒙古去。」黄蓉轻蔑地笑道:「好呀,我正有此意,你想怎么比?」华筝从一棵树上拿下两把剑,扔了一把给黄蓉说:「生死由命,来吧。」黄蓉这才明白华筝想和自己生死相搏,不过她也毫不畏惧,接过剑道:「好,一言为定。」两人对视了一会儿,同时拔剑,「当」的一声,两剑相交,一场恶斗开始了。


  华筝使的是韩小莹的「越女剑法」,黄蓉则使的是家传的「落英剑法」。


  这两种剑法都讲究虚虚实实、以快打快,只见一个蓝影,一个黄影有如仙女般飞来飞去,两剑连续相交的「叮当」声络绎不绝,煞是好听好看。


  这样斗了半个多时辰,两人的内力都较浅,出剑的速度开始慢下来了。


  这时华筝心想:「要速战速决,免得等会儿酒席散了就麻烦了。」于是她铤而走险,在躲过黄蓉一招「花开两朵」后,使出一招「三潭印月」。


  这一招其实华筝并没学熟,它需要由韩小莹那样具备一定内力的使才有效,可以一剑快似一剑,连续画三个剑花,把对手置于死地。


  而华筝内力不足,所以前两剑虽然让黄蓉手忙脚乱,但第三剑就成了强弩之末,速度慢了下来。


  但即便如此,这招的声势还是很强大的,黄蓉由于临敌经验也不足,所以以为这一剑会更厉害,于是一咬牙,也使出了一招她还未练熟的「残花败柳」,把华筝的剑一绞一带,本想把对方的剑绞飞,可两人的内力太浅,而且旗鼓相当,所以这一下使得两个人都在原地转了三圈。


  等到圈转完后,两人收势不住,一起挺剑对冲过去。眼看真要拼个同归于尽,两人本能地都向右挪了挪,只听「嗤」地一声,双方的剑都刺穿了对方的衣服,贴着左肋滑了过去。


  两人同时惊呼,连忙收回自己的剑,再次攻向对方。两剑再度相交,粘在一起转了五圈后,同时脱手飞向崖底。


  两人呆了一下后,同时冲向对方,扭打在一起。由于都没有力气了,所以只能互相抓、咬、撕,不一会儿,两人的衣服就破了好几处。


  黄蓉一见,连忙喊道:「停,不要打了。」华筝道:「怎么,怕了吗?好那就认输吧。」黄蓉呸道:「谁认输了?你等会还想不想穿着衣服回去了?」经她这样一说,华筝才发现两人都有多处皮肤露了出来,确实不雅。便停手道:「那咱们还比不比?」黄蓉眼珠一转:「要不我们换个方法比?」华筝问道:「什么方法?」黄蓉停了一停,脸泛红晕道:「我小时候看爹的医书,知道男女交合前要进行前戏,让女的流出淫水,这样容易让双方达到高潮。我们干脆脱光衣服,互相挑逗对方,谁先达到高潮就算输。行吗?」少女总是早熟一些,蒙古人比较开放,华筝也听过、见过男女青年之间的情事,她一知半解,心中早就有一丝冲动,希望体验男女之欢。


  听黄蓉这么一说,她觉得一股热血冲了上来,两边脸颊像发烧一样滚烫,低声道:「行。」黄蓉涩声道:「那咱们就把衣服脱了吧?」两人刚才出剑挺快的,现在要脱衣服了,倒磨磨蹭蹭的。毕竟都是未出阁的,虽然对方也是女人,还是不好意思裸露自己的身体。


  僵持了半天,华筝到底胆大些,说:「我喊一、二、三,咱们一起脱。」「好!」「一!」「二!」「三!」随着声音落地,两人终于动手解开了衣服。万事开头难,既然已经开始脱了,大家也都平静了下来,动作也快了起来,不一会儿,两人就一丝不挂地面对面站在了一起。


  黄蓉和华筝都是第一次在外人面前脱光衣服(虽然对方也是女的),都羞得满脸通红,不敢看对方。但对对方身体的好奇驱使她们偷偷地用眼角瞄对方,一瞄之下,两人渐渐舍弃了羞耻心,多了惊奇感。


  两人都是处女,所以阴唇包得十分紧,中间的一条细缝都是粉红色。不过北方少女和南方少女还是有许多区别。


  华筝的乳房大些,而黄蓉的乳头更坚挺一些;华筝因为长期骑马,所以阴户上光洁无毛,而黄蓉则有稀稀的几根黄毛;华筝生长在风沙大的草原上,皮肤粗糙而且黑些,黄蓉生长在山清水秀的江南,皮肤细腻有如白玉……两人就这样互相欣赏着、赞叹着、嫉妒着、惊奇着,良久,两人才记起还要进行比试,于是异口同声道:「看什么看?还比不比?」话音一落,两人的脸刷地红了,也不再答话了,马上紧紧地搂在一起。华筝虽然见过别人做过那种事,但蒙古人比较直接,较少前戏,因此只会在黄蓉的两乳上乱摸乱搓。


  而黄蓉虽没见过别人的「好事」,但她从《素女经》、《黄帝内经》等书中知道女子的兴奋点较多(抱歉,为了方便大家看,只好用现代语言,不便使用文言文),于是她上面用舌头吻着华筝脸部及颈部的兴奋点,中间则用一只手摸、搓、点、按、碰、触华筝的双乳,下面用另一只手轻抚华筝的阴户,同时她还把两条玉腿紧贴着华筝的双腿进行摩擦。


  一时间,华筝身上绝大多数兴奋点全部在黄蓉的掌握之中,面对如此多的刺激,华筝已经遏制不住体内的快感,高潮如惊涛骇浪般涌来,而且浪头一个接一个,她完全被淹没在其中了,终于瘫倒在地。


  黄蓉见状,停止了攻势,冷冷道:「你败了!」华筝眼含热泪:「好,我愿赌服输,你放心,我会马上回大漠的。」果然,华筝遵守诺言,没有再缠着郭靖,她说服了托雷,众人收拾行装,一路回蒙古去了,郭靖和黄蓉则去了桃花岛。


  然而世事难预料,郭靖为了国仇家恨,回到了蒙古,并跟随成吉思汗征讨金国。黄蓉因为得知欧阳锋要对付郭靖,也来到蒙古,这样黄蓉和华筝之间又有了第二次战斗。


  黄蓉来到蒙古后,巧施妙计,把欧阳锋戏弄得团团转,使其不得不仓皇逃出大漠(详见《射雕英雄传》,我就不再复述了)。众人大喜,设宴为黄蓉庆功。


  在酒宴上,托雷故意安排黄蓉坐上席,让华筝坐在郭靖身边。席间,华筝不停地对郭靖问这问那,故意挑逗。


  郭靖乃一憨人,哪知这是个圈套,所以与华筝有说有笑。黄蓉见状,气得大翻醋坛,可是她现在已经是一帮之主,不便当众发作,于是借口身体不适离席,回到自己的蒙古包中去了。


  华筝微微一笑,向托雷丢了个眼色。托雷会意,低声吩咐了手下几句。于是蒙古众将一拥而上,把郭靖、鲁有脚等人团团围住,不停地敬酒。


  郭靖、鲁有脚等人本来就是大老粗,这几天来把注意力都集中到欧阳锋身上了,早就疲惫不堪,现在既然胜利了,当然想一醉方休,因此猜拳的猜拳、吆喝的吆喝、赌钱的赌钱,闹得不可开交。


  华筝趁此机会,回到了自己的蒙古包中,梳妆打扮了一番后,带着手下的亲信女兵来到了黄蓉的蒙古包前。她屏退了旁边守护的士兵,让自己的亲兵在四周布防,然后掀开门帘,走了进去。


  黄蓉本来睡在床上生闷气,忽然看见华筝进来了,立刻跳下床来,气鼓鼓地说:「华筝,你太不讲信用了,当初你败在我手,不是说永远离开靖哥哥的吗?」华筝笑道:「黄姑娘,你糊涂了吧?当初我是说败了之后就离开郭靖回到大漠,并没有说永远离开他呀?我当时不是信守承诺,离开了他吗?不过我知道郭靖不会在你身边呆很长时间的,他一定会回到蒙古的,果然被我猜中了。哈哈!」黄蓉一想,确实如她所说,但她眼珠一转,说道:「可惜靖哥哥已经和我有婚约了,你别想他回到你的身边。」华筝冷笑道:「哼,在他认识你之前,他就是金刀驸马了。」黄蓉怒道:「你想怎么样?」华筝冷冷道:「很简单,上次中了你的奸计,我输得不服气,今天我们再比一次。」黄蓉冷冷冷冷道:「好,今天就让你输个心服口服。来吧!」华筝阴笑道:「别急,他们今天是不醉不归,外面我已经派人把守住了,不会有人来干扰我们。这次我们都脱光了衣服,在床上用阴户对磨,谁先达到高潮谁就算输。」黄蓉道:「行,谁输了谁就得自动消失,离开靖哥哥。」两人都迅速脱光了衣服,一丝不挂地坐到了床上,并张开了双腿。这是两人第二次裸体相对了。


  但上次是在夜间,又是第一次在别人面前脱光衣服,所以彼此看得并不是十分清楚。这次两人距离较近,私处一览无遗,互相看得清清楚楚。


  华筝羡慕黄蓉肌肉匀称,皮肤细腻有光泽;黄蓉则惊叹华筝肌肉结实有弹性,乳房大而坚挺。两人在对视之时,都觉得口焦舌燥,脸颊像发烧似的发烫。慢慢地,两人的距离也越来越近了,当双方的大腿碰到一起时,都发出了一声呻吟。


  这时,两人都把目光从对方身上转而瞪向对方的眼睛,彼此都从对方的眼中发现了绝望、嫉妒、羡慕、惊奇、不屑等多种表情,双方都把心一横,「叭」地声,两人的阴户来了个第一次亲密接触。


  「啊,真美,真刺激,真舒服。」黄蓉不禁陶醉在这种新奇的刺激中。忽然,她感到阴唇像进入了一个大火炉中,又暖又有一种包容感,十分耐用。


  她低头一看,原来是华筝用两片大阴唇包夹住了自己的阴唇。黄蓉猛然一醒:「不行,不能这样被动挨打,这样下去迟早会输的。」于是黄蓉调整了一下自己的位置,两人都用自己的阴唇夹住了对方的一片阴唇,互相用下面的小嘴厮咬着。


  这样每动一下,都有一股快感传到自己的脑门中,双方的脸更红了,「啊……」「哦……」等叫声连绵起伏,两人的淫水和汗水也越来越多了。


  由于淫水和汗水的增多,两人的下体得到了充分的润滑,双方都夹不住对方的阴唇了,于是两人同时调整姿势,变成了阴户对阴户的互磨。一时间,「扑哧扑哧」的声音在蒙古包中回荡起来。随着两人的水越来越多,彼此的动作也越来越快了。


  双方都把上身向后仰,用双手支撑着自己的身体,不断地挺动着自己的阴户,撞击的力度越来越大,速度也越来越快了。


  终于,两人最后一次拼尽全力顶住对方的阴户后,同时达到了高潮,白色的液体喷在了对方的大腿上和阴户上,双方同时瘫倒在床上。


  喘息良久,华筝挺了挺连在一起的阴户:「这次我们打平了,还敢再来吗?」黄蓉也回敬了一下:「来就来,你以为我会怕你吗?」两人都一骨碌坐了起来,又开始互相耸动。华筝自上次败在黄蓉之手后,心中忿忿不平,发誓要报仇。


  她回到蒙古后,四处找结过婚的少妇请教。由于蒙古人较开放,所以大家也都没有顾忌,学了不少东西。不过她碍于少女的身份,不能和男子性交,因此一直没有实践的机会。


  后来一个妇女告诉她可以用磨镜子的方法锻炼性能力,华筝大喜,重奖了对方,并开始和不同的妇女进行互磨。因为蒙古兵长年征战,许多妇女都在家守活寡,所以众人也乐得用这种方式解决生理上的问题。


  刚开始,华筝没一下就被别人磨得高潮迭起,渐渐地,她可以和大家平起平坐了,再到后来,她已成了常胜将军,很少有人能磨得过她了。


  本来她以为今天只要一比,就能让黄蓉俯首称臣,哪知黄蓉这段时间武功大进,忍耐力增强了许多,结果两人拼了个两败俱伤。现在华筝不再轻敌了,当两人耸动到都出水之后,她一把搂住黄蓉的腰,使两人的上身也来了个亲密接触。


  黄蓉猝不及防,当两人乳头相碰时,不由得打了个哆嗦,水流得更多了。黄蓉暗叫不好,连忙调整呼吸,运用九阴真经中的「静心诀」使自己平静下来。果然,不一会儿,黄蓉的水越来越少了。


  华筝眼见不妙,猛地抱紧黄蓉,把舌头强行钻进到黄蓉的嘴巴里乱绞一通。这一绞,使黄蓉不能再运用「静心诀」了,整个呼吸节奏被完全打乱了。


  黄蓉没有办法,只好进行「自卫反击」,开始吮吸华筝的舌头。同时用双手抚摸华筝的乳房。


  但现在的华筝已经是身经百战的高手了,她把舌头一弯,便把黄蓉的香舌裹在了里面,与此同时,她把黄蓉搂得更紧了,使两人的正面完全没有了空隙,黄蓉的手完全插不进去,只得绕到华筝的后面抠她的屁眼。


  华筝加强了攻势,不停地变换姿势,使黄蓉的乳头和自己的乳头、黄蓉的阴户和自己的阴户都猛烈地摩擦,同时她把舌头在黄蓉的口中不停地搅动,使黄蓉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了。


  渐渐地,黄蓉反抗的力气越来越小了,华筝趁机把黄蓉推倒在床上,自己跨坐在黄蓉身上,将自己的阴户压在黄蓉的阴户上面。


  黄蓉也不甘示弱,迅速抽出自己的腿,抬起身体向贴在一起的阴户增加压力,彼此潮湿的阴户猛烈的研磨着,两人都感觉自己的阴户被敌手分开,然后被对方的阴户紧紧挤压和捣碎。慢慢地,两人都开始接近高潮了。


  这时华筝的经验显现出来了,她的臀部开始转着小圈子,使黄蓉的阴蒂受到了越来越大的刺激。虽说华筝自己的阴蒂也受着同样的刺激,但她是进攻的主导者,所以能够克制住自己的欲望。


  黄蓉的情况越来越不妙了,她汗如雨下,不断地发出令人销魂的呻吟声,阴道激烈地收缩起来。


  华筝见时候到了,俯下身去,用嘴唇轻轻地吻了吻黄蓉的后耳根。这一下有如打开了三峡的闸门,黄蓉的高潮终于遏制不住了,汹涌地迸发出来。她死死地抱紧华筝,拼命地抵住对方的阴户,任凭自己的淫液冲入对方的子宫中。


  黄蓉已经深深地沉醉在致命的快感中,完全不在乎身边的任何事物了。华筝被黄蓉抱得动弹不得,她也已经到了要崩溃的边缘,随着黄蓉的淫液冲入她的子宫,华筝只觉得腹中又热又胀又麻又酸,她也抑制不住了,也喷发了出来。她们彼此享受着,似乎永远不希望结束。


  终于平静下来了。华筝穿好衣服后冷冷地说:「你败了!」黄蓉失声痛哭,不过她也信守承诺,悄悄地离开了蒙古。郭靖正把心思集中在打金国、捉完颜洪烈上,丝毫没有察觉出异样。


  可惜后来华筝为了不让郭靖回宋国,向成吉思汗告了密,导致郭靖母亲李萍的惨死。为此郭靖不能原谅华筝,回到江南找黄蓉去了。


  华筝知道郎心难回,只得无奈嫁到了波斯。


  转眼间,四十年的岁月一下子就过去了,郭靖已经六十多了,黄蓉也有五十好几了。而此时,托雷早已魂归故里,由他的第二个儿子忽必烈统领蒙古。


  由于郭靖的存在,成吉思汗、托雷都没能攻下襄阳,为了实现列祖列宗的遗愿,忽必烈再次挥师南下,直取襄阳。


  在此国难当头之际,身为「侠之大者」的郭靖当然坐不住了,他携黄蓉和儿子郭破虏离开桃花岛,又一次和襄阳军民联手抵抗蒙古兵。


  然而这一次忽必烈听取了部下的意见,知道「无襄则无淮,无淮则江南唾手可下也」,因此他一方面让手下研制巨型投石车,另一方面训练了一支颇具规模的水师,水陆并进,完成了对襄阳城的包围。


  郭靖见元军势大,所以一直战斗在最前线。并利用他的武功和箭术,曾一日之间连射杀元军12名大将,极大地鼓舞了宋军的士气。


  忽必烈见状叹道:「先祖、先父曾夸郭靖的英勇,我不以为然,今日一见,果然名不虚传。可惜此人始终是我蒙古的大患,必须想办法除掉才行。」这时有人来报:「波斯华筝王后率五万精兵,携二十门红衣大炮前来助阵。」忽必烈大喜:「赶快设宴为姑姑洗尘接风。」席间忽必烈问道:「姑姑远来,不知可有对敌良策?」华筝微笑道:「听说贤侄近日攻城乏术,以我蒙古的强大兵力,为何夺不下一座小小的襄阳城?」忽必烈叹道:「守城主将吕文焕昏庸无能,不足为惧,可现在郭靖领头抵抗,此人姑姑是知道的,文武双全,又是一代大侠,所以有大批的武林高手前来助阵。这些人以一当百,因此我军伤亡惨重。」华筝咬牙切齿道:「原来又是他!」忽必烈查颜观色道:「姑姑可有妙计除去此人?」华筝沉思了一下道:「论武功我们这儿没人和他比,再加上黄蓉那个贱人足智多谋,暗杀是行不通的。不过我听人说:「襄阳之有樊城,犹齿之有唇也。宜先攻樊城,樊城下则襄阳可不攻而得。」因此贤侄何不用重兵攻打樊城,引郭靖出来增援。到时候我们来个围城打援,不就可以除去此人吗?」忽必烈大笑道:「妙!实在是妙!姑姑真不愧是女诸葛也!」郭靖见这几天元军没怎么进攻,正在奇怪,忽听探子报道:「郭大侠,敌军现在正倾力攻打樊城,望大侠尽快发兵救援。」郭靖大惊,正要布置人马赶去支援,黄蓉出来拦道:「不可!这可能是敌人的诡计,如果你现在去了,不仅会身陷重围,而且会削弱襄阳的守卫力量,这样两城都保不住。」郭靖急道:「难道眼睁睁地看着樊城失陷吗?如果樊城失守,襄阳就会变成一座孤城,同样守不住的。」两人争论良久,郭靖还是率部赶赴樊城救援。果然不出黄蓉所料,当他们冲到离樊城三十里的地方,被元军的精锐团团围住。


  众人拼命抵抗,无奈寡不敌众,全部战死。郭靖毙敌八百一十七人,其中百夫长五十人,千夫长三十三人,万夫长二十七人,可惜也被元军的「铁弓营」万箭穿心,战死沙场。


  接着,元军用红衣大炮炸开了樊城的西南角,樊城失陷。消息传到襄阳,宋军士气大跌。元军趋势进攻,炮轰城楼,守兵纷纷投降。


  黄蓉化悲痛为力量,率领儿子郭破虏及丐帮弟子奋力抵抗。可惜元军势大,郭破虏为救母亲被乱刀砍死,黄蓉被俘。


  忽必烈欲将黄蓉凌迟处死,却听有人喊:「刀下留人!」他一看,原来是华筝。华筝道:「贤侄,我对这个女人恨之入骨,就交给我处理吧!」忽必烈笑道:「姑姑不必客气,如果不是你的妙计,怎么可能这么快杀死郭靖,夺取襄阳呢?好,这个女人就由您处置了!」华筝将黄蓉带到自己的军帐中,屏退左右后笑道:「贱人,没想到会落到我手中吧!」黄蓉怒道:「烂货,原来是你设计害死了靖哥哥,我恨不得剥你的皮,吃你的肉。」华筝也怒道:「哼,这不都是因为你!当年郭靖为了你而抛弃我,害我远嫁波斯,那个病鬼又不济事,仅一年就死了,让我守了近四十年的寡,你说我能不恨你和郭靖吗?」黄蓉冷笑道:「淫妇,你不是会磨吗?现在你身为王后,难道不会找旁边的宫女发泄吗?」华筝叹道:「可惜她们都不像你那样耐战,根本不能带给我快乐。而且波斯的制度很严,只能偷偷摸摸地进行。今天好了,我终于可以找你算一算四十年的旧帐了。怎么样,敢和我比吗?」黄蓉本待呸她,忽然转念一想,这正好是个机会,可以运用自己这几十年来练就的功夫让她脱阳而死,给郭靖报仇。


  于是黄蓉答道:「行!不过你不能让别人来打扰我们,咱们这次要好好地比一比,没分出胜负决不允许做其他的事,包括吃饭、喝水和睡觉。」华筝心想:「你征战了这么多天,早就筋疲力尽了,看我怎么把你榨干。」她大笑道:「好!正合我意,咱们一言为定。」华筝为黄蓉松了绑后,两人都迅速除掉了身上的衣物。这时,两个人都惊叹岁月并没有在对方身上留下太多的痕迹。


  她们的乳房还是那样坚挺,肌肤还是那样细腻,腿还是那么笔直有力,小腹还是那么平坦,屁股还是那么圆润。如果要说有改变的话,两人的乳头都变成了暗红色,阴唇也不似少女时代那么包得那样紧了,变得往又大又厚,而且颜色也由粉红色变成了红黑色。


  但双方已经是成熟的妇人了,所以互相打量了没多久,就几乎同时坐到了床上,接着很快贴近,直至两人的嘴唇、乳头、阴户都交织在一起。


  双方都熟练地用双手在对方身上游走,彼此用嘴吸吮着,用乳头摩擦着,用阴户互顶着,时间不长,两人的淫水就开始涌了出来。随着淫水的润滑,双方的动作也越来越大、越来越快了。


  这时,黄蓉的嘴摆脱了对方的纠缠,开始逐个吻华筝身上的兴奋点。华筝的吻技没有黄蓉好,于是主攻黄蓉的下身,用自己的阴蒂去刺激对方的阴蒂。经过一段时间的对攻,两人都发现了对方的弱点。


  黄蓉发现只要自己轻轻地吻华筝的右耳后根,华筝的呼吸就会加重,脸就会变得潮红;华筝发现若是自己的阴蒂和黄蓉的阴蒂碰在一起,黄蓉的呼吸就会加快,脸颊就变得酡红。


  于是双方都加紧攻击对方的兴奋点,同时拼命忍住自己的快感,避免在对方前面先达到高潮。随着刺激的加强,两人的动作越来越慢,呻吟声越来越长,最后两人都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了,同时喷发了出来,她们也随着身体的颤动搂抱得紧紧的。


  第一轮赛罢,两人都决定不给对手喘息的机会,开始了第二轮较量。华筝故伎重演,把黄蓉推倒在床上,自己以「泰山压顶」之势跨坐在黄蓉身上,用自己胀大了的阴蒂去摩擦黄蓉同样胀大了的阴蒂。


  黄蓉阴笑道:「你以为用老办法就能赢我吗?妄想!」说完,她施展自己苦练的「金蛇盘丝腿」死死地缠住华筝的腰,使华筝无法自如地运动,同时,她用双手扳住华筝的双肩,死命地往下拉,企图使华筝贴近自己,好去吻华筝的右耳后根。


  华筝见状不妙,连忙用双手拼命地按住黄蓉的双乳,避免拉近自己和黄蓉的距离。两人就这样边纠缠边搏斗,互不相让。由于双方淫水的润滑作用,两个热辣辣的阴户已经咬合在了一块,发出了「扑哧——扑哧!」的音乐声。


  两个阴蒂越来越敏感,而且变得又挺又硬,双方的两片阴唇和对方的阴唇互咬在一起,相互吃了进去,又热又滑又腻,阴唇粘合的部位好像血管相连,清晰地感受到对手的动作。


  两人的阴道和子宫都因为强烈的刺激而收缩着,彼此肿胀的阴核仿佛都伸长了过去,能感觉到对方阴核强烈的存在,又软又热。


  随着双方臀部不断地转动,两人的淫水也互相流进了对方的体内,这样更强烈地刺激着彼此的神经,慢慢地,双方的动作越来越疯狂了,终于,两人的颤动开始加剧了,并最终由颤动变成了高频率的震动,两个身体都僵硬不动了,只有纠缠在一起的下体在剧烈地震动着,双方又同时攀上了顶峰,而且比第一次还喷得多些和猛烈些。


  华筝边喘息边说:「咱们……换个……方式来比,……你敢吗?」黄蓉也喘息道:「来就……来,你……以为我……会怕你。」华筝艰难地翻身下床,从一个箱子中拿出象牙做的双头龙,挑战式地对着黄蓉。黄蓉微微一笑,一把抢了过来,「扑哧」一声插入了自己的阴道中,同时斜着眼睛乜着华筝。


  华筝哼了一声,坐上床来,也将双头龙纳入了自己的阴道中。两人同时用力一挺,都不禁闷哼了一声,原来双头龙各有一半插进了双方的阴道中,而且直抵花心。两人的阴户紧紧地贴在一起,从外面竟然看不到一丝双头龙的痕迹。


  两人都极力把双脚打开,同时用双手支撑住自己的身体,并将上半身尽力后仰。由于刚才的两场大战,双方流出了不少淫水,所以双头龙进出得十分顺利,两人的动作也开始加快加重,「叭、叭」声和「啊、啊」声不绝于耳。


  渐渐地,两人都感到体内的双头龙开始越来越大、越来越硬了,已经完全超越了自己老公的阳具,快感也越来越强烈了。


  双方不约而同地都用右手支撑自己的身体,腾出左手去抚摸对方的乳房,在这样的双重刺激下,两人的呻吟声越来越大、越来越长,双方汗流浃背,身上变得十分滑腻,像涂了一层油似的,这样更加快了挺动的节奏。


  双方的力度越来越大,每一次都让双头龙顶住了彼此的花心。终于,两人第三次同时达到了高潮,同时瘫软在床上。黄蓉边喘息边想:「不能让她回复体力,要一鼓作气地把她打倒。」于是这次她主动说:「咱们还是用这比,不过换个姿势,用屁股和屁股对撞,敢接招吗?」华筝也想早点把黄蓉打垮,咬牙道:「来吧,看我肏死你。」两人翻过身来,跪在床上,屁股相抵,都用双手支撑着自己。黄蓉道:「开始吧,看我怎样把你的屁股撞烂,把你的烂屄顶穿。」华筝道:「我会怕你?等下你的骚屄被我戳破了可别哭爹喊娘哟。」两人一边说,一边开始用屁股对撞起来。随着每一下撞击,双头龙也更深地插入了彼此的阴道中。


  黄蓉近日连续征战,早已疲惫不堪,不过她修习了《九阴真经》后,内力大进,又在与郭靖的性交中运用《九阴真经》中的采补术吸取了郭靖的阳气,所以仍能与华筝相抗衡。


  而华筝虽然内力不及黄蓉,可是她长期养尊处优,把身体调理得极好,加上又没有带兵打仗,所以体力保存得较好,因此也能和黄蓉一拼。但现在经过三场大战,两人的消耗极大,加上又都五十多岁了,因此体力都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了,所以两人连续猛撞了几次后,都不得不降低了撞击的力度和速度。


  即便如此,双方还是感受到来自阴道中的强烈刺激,使自己又快攀升到顶峰了。两人都汗如雨下,拼命刺激着对方,控制着自己。渐渐地,两人都有点支持不住了,于是不约而同地想到:「不能再这样下去了,否则我会先脱阳而死。看来只能用绝招了。」两人都趁一次剧烈地撞击后往回缩的时候,聚集自己的最后一丝力气,死命地夹紧双头龙,然后拼尽全力向对方的子宫顶过去。

  可是由于双方的淫水和汗水的润滑作用,两人都不可能夹得那么紧,因此当彼此的屁股最后一次狠狠地撞击在一起时,双头龙在两人同等的内力作用下,同时洞穿了彼此的子宫,深深地插入到对方的腹内。

  两人同时「啊」的大叫一声,忍着极大的快感和极大的痛苦翻过身来,互相仇视着。突然,两人异口同声叫道:「我和你拼了!」同时扑向对方,紧紧地搂抱在一起,下身同时用力一挺,「叭」地一声,双方的阴户最后一次紧紧地贴在一块,而两人体内的双头龙更加深深地刺入彼此的内脏中。两人额头顶着额头,嘴吻着嘴,胸贴着胸,眼睛互相瞪着,同归于尽了。

  外面的女兵站了三天三夜,发觉情况不妙,又不敢擅自进入帐中,只得报告忽必烈。忽必烈进帐一看,不由得长叹一声,下令女兵将两人分开。

  哪知女兵折腾了半天也无法成功,忽必烈无奈,只得把两人合葬在郭靖的墓旁。为了掩盖此事,忽必烈杀死了所有参与此事的女兵,对外只称将黄蓉就地正法了,而华筝因为年高体弱,暴病身亡。

  郭靖、黄蓉的小女儿郭襄听说父母双亡,自己又不能和杨过在一起,心灰意冷,在峨嵋山上出家,并开创了有名的峨嵋派,为后来抗击元朝统治者积蓄力量.

【完结】

21526字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