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古典武侠 > 花影隔帘录

花影隔帘录

2016-09-22 07:02 PM作者:97超碰AV免费视频,A级超碰视频在线观看,超碰在线视频人人AV

说明:

  《花影隔帘录》又称《抱影隔帘录》,分为四部分:第一部分为《花影隔帘录》,署「钱塘韩景致瑜楼撰」。第二、三、四部分题为《抱影隔帘录》;第二部分署「钱塘陈亻景戏春翁阅」,第三部分署「钱塘王隆愁痴人补阅」,第四部分署「钱塘魏素珠吹箫媪订阅」。此书现存日本名古屋鬼磨子书房影印本。收于揖可磨恸主编之《艳文学丛书》(名古屋,一九七八)中,书名为《抱影隔帘录》。

  此书第一部分《花影隔帘录》,据日本刊本影印。上有训读符号。此部分用文言写。每页十行。行二十一字。计八页。故事未完。第二、三、四部分皆为手抄影印本。比较揖可磨恸手写的< 《艳文学丛书》赘言> 笔迹,《抱影隔帘录》抄者可能是此人。抄本未注明出处。抄者汉文程度较低,错、白、俗字满目,又杂日式汉字之俗体字,辨识为艰。句式语法不敢恭维,难以卒读。

  后三部分女主角及部分人物虽同《花影隔帘录》,但故事不相接续,文字全不相同,可知非同一人手笔。《抱影隔帘录》语言在文白之间,文理半通不通,颠三倒四,用辞习惯又多不同。此种情形触目皆是,不胜枚举。只需读一页书,即可知非以汉语为母语者手笔,揣摩为日人且汉语程度极差者所为。尽管如此,为保持该书原貌,录入者不敢做任何修改。此书故事颇得彼邦部分人士喜爱而不获全帙,有若干人分头续貂之嫌。各部分貌似连续,而重叠更多,因此故也。此书末有跋,署「光绪已卯(1879)年仲秋钱塘溪衙梓于自跋」,此跋语亦半通不通。其「钱塘」某某云云,亦应为日人续书者假托汉人。此仅录入者一人之管见,供读者参考。

  2007年五一前夕吉林罗

花影隔帘录(录一)

  钱塘韩景致瑜楼撰扬州栖凤县。有大贾柳玉镜者。家累千金。仆婢数百。栖舍镂玉。轩槛鋈金。

  号为豪族。玉镜妻张氏。美而贤。有二子。长女次男。女名香兰。春秋破瓜。娇艳其姿。灵慧其性。如梅花逢春将绽也。男名淑蕙。年龄初学。眉目秀彻。资质洁清。如雏鶑向暖也。人皆莫不羡其清福焉。

  玉镜欲为淑蕙延明师就学。顾无可意者。时有杨生德潜号翠亭者。本闽人也。

  幼丧怙恃。勤学。以文章着。年廿一二。玉镜闻其名。厚币延之。姿貌端丽。隆准绛唇。凤眉鸾目。王恭之姿。兼杨雄之笔。玉镜大喜。为构书室。清洁洒洒。

  户牖南向。庭种梅杏。隃麋不律。极其精选。巾服冠履。穷其华鲜。有馔必珍。

  盘器必美。朝昏亲访安妥。每日使淑蕙抱书受业。淑蕙亦能敬谨不惰。生感其厚遇。恳教殷诲。日夕不敢憩焉。如是数旬。

  玉镜恐其勤苦生病。一日天晴花朗。请生饮酒。生辞。不听。便往。玉镜甚喜。发牖设席。绮筵上。请生坐之。海鳞野肴。堆积成岳。芳醇薰人。不饮先醉。

  酒数行。玉镜谓生曰。荆妻贱女。可赐一谒否。生曰幸甚。玉镜乃岀妻张氏香兰相见。待礼甚厚。先是侍婢见生者。争城其艳美于香兰。香兰不信。且戒勿言。

  于是初见生。验其艳丽。婢言果然。心荡魄褫。面羞颜红。唯默拜而已。生亦尝闻香兰美。未以为意。及见之。初愕然。以为未必无西施也。然素谨敕。不见于面。时生着赤霜袍。戴白接罗。与香兰蘸碧衣绯绣袿相映。若一双明珠。侍婢等窃叹美。拟为好夫妇。酒酣。玉镜大醉。使香兰鼓筝。淑蕙吹笛以助欢。清商流转。纤音发歌。抑扬俯仰。极其巧妙。而香兰时时摇睛送情于生。生亦微笑示意。

  既而夕阳初落。晚鸦归林。银烛满堂。素月悬空。新馔洗觞更酌矣。时夜云忽掩月光。灭烛。席间暗黑。生醉酒气动。促膝抱兰袖。香兰羞悸。唯从其为。生臂入其怀。挨乳房。柔腻如脂。更逼尝其唇。香兰少露其舌。入生齿间。吸呼为戏。

  生心益荡。臂披绯绉襦裆送股间。以指探其牝。玉液溢出。尽指尖。香兰颜热神适。鼻内成声。以臂抱生领。恁体偎着。时侍婢执烛而至。二人忽相避去。既堂上再点烛。光辉倍前。更相剧饮。三更报筹。生辞不能饮。遂拜诸客而岀。还书室。

  时月影清莹。梅香薰人。生思香兰而不能睡。更剔烛读西厢记。渐将终卷。

  忽闻敲窗户。起启锁。有一美人簪金铀。着绿罗衣。微笑而入。则香兰也。生喜出望外。便延入卧内。生曰。君得何计至此。香兰曰。思郎君不能交睫。候侍婢皆睡。便窃得岀。因举袖掩颜。生意动甚。急使香兰解带脱罗裙。唯着裶衵及绉襦。引被同掩。披襦。以脚插香兰股间。更剔灯斜睨。香兰仰卧。红襦半解。雪肤全露。牝肉坟起。纤毛丛生。松腻毛顖。牝舌红玉。精露微湿。一见使人魂散魄飞。生情欲不自禁。急脱褌服。露那尘柄。玉色如滴。直插牝肉。香兰未知人事。渐觉微痛。生徐徐进之。须臾尽其柄。抵含苞上。筋弛骨软。香兰蛾眉颦蹙。

  五肢颤摇不持。精液如汤。自含花中涌出。流溢雪股间。生亦神快意活。不觉失声吾死矣。一泄如洒。眼昏气晕。两口相尝。两舌相交。生便岀帕拭之。玉露溢茵。香气如兰。生因使香兰起。穿衣及裙。生亦着服。谓香兰曰。久坐恐侍婢所悟。不如速去。香兰诺。且约后宵而去。而后情交益密。必夜半而至。及晓而去。

  如是者半岁。玉镜妻及家中诸婢。皆不知也。

  同县有大姓赞翼者。闻香兰美。使客请玉镜。玉镜喜许之。告妻及香兰。香兰掉头不听曰。儿愿以处女终。父母以为其羞。强之不止。香兰泣从之。即夜往告生。忧惧不置。香兰泣且曰。妾既任身于郎君。不能复从他人。请共奔他乡。

  荆钗麻裙以终生涯。是妾之愿也。生曰善。苻吾意。因共偕奔岀。

  往数十里。具极艰苦。夜迷失路。投一庄院。盖贼巢也。有贼三人。各手剑。

  缚生及香兰。系之床侧。大鼻巨口黑色多髯者先执剑胁生。谓香兰曰。苟从吾意便生。不听先杀尔夫。然后斩汝。香兰泣不听。生垂泪曰。姑从诸君意以救我。

  香兰不得已。泣曰诺。贼大喜。急解缚。尽夺翠裙红襦裸之。玉肤如雪。羞且惧。

  俯头而泣。贼亦脱衣褌。满身赭黑。岀其阴八寸许。骨节隆起。卧香兰乘之。如苍鹰攫鶑也。送阴入其牝。口窄物大,窘涩难达。贼极力抽送百数。香兰啼泣呜咽。颤声呼道。请救奴命。贼不听。益浅抽深送。彷冲后触。精神大适。龟棱弩张。摩抄苞肉。香兰不觉荡腰抬尻。痛泣一声。玉液极热。送吐数斗。浸渍股间及贼精囊。贼于是意大快。兼腰一送。泄气满牝。大叫快甚。二贼见之垂涎。各相代污之。最后一贼阴颇短。二贼笑曰。如此不足使娘子痛哭矣。贼曰不然。但看吾所为。因探岀一贴末剂。涂抹龟头。便插之。时香兰为二贼所侵。筋骨舒缓。

  气息廑苏。贼不以为意。两臂拥其领。吐舌尝其唇。因低仰抽送。药气透彻搅乱。

  牝内含苞悉开红舌鼓动。且哭且唤。如梦如死。银瓶破裂。玉液一泻。沛然泛滥。

  贼亦抽送。一时精神荡岀。须臾贼及香兰晕绝矣。

  时有武人慕容杰者。赴役江南。过庄院下。闻妇人哭声甚急。排闼入。见之。

  大怒。立击倒二贼。拥香兰者忽苏。然体疲不能立。亦倒矣。杰急进解生缚。生喜且泣。及饮香兰以水。兰气廑苏。而疲困且羞。垂头无语。杰使生着香兰服。

  因审问以故。生因尽告事状。杰大怜之曰。吾能使汝等为夫妻。云云。

  花影隔帘录(录二)

  钱塘陈亻景戏春翁阅话说有一个家仆是犀节。家中诸人见他形体粗。肥肉骨隆自健汉。方二十五岁。生性奸淫者。时候五月某夜。天气炎热。走过泉池前房中。唐突只听得生德和香兰房中哼哼有声。听得妇人口里又吁吁嘎嘎哑哑。连声叫道。亲肉心肝。丢了丢死也。犀节当时听罢。心中惊慌。但心中笑道。好干事也。他二人竟在阳台之上么。便走近房门。侧着耳朵听了一回。开空隙。双眼睁望内一看。只见灯上明鲜。一见神散魂飞。痴呆了开口。凝凝视妇人全裸露露。两腿展向上。纤毛丛生。牝户耸迎玉茎。仰卧在床。生德又赤裸露着身。立近床沿。拜起两腿。正在那牝户耸上耸下。乱抽连抽。摸擦有趣兴。有一千多回抽送。便伏在妇人肚上骑伏。一连亲嘴拣舌数下。嘴舌含了低低道。心肝你肯把这件东西与我看一看么。

  妇人把手在肩上。牝户向上展开。复生德嘻嘻起来身。灯火前跪在地。就把那牝户细看凝视。便舌嘴在牝户乱摸乱擦。吸了得妇人骚水淋漓泄流。生德口中含了。

  吸舌牝户得妇人淫兴发来。骚痒难禁。当忙坐起身来。反令生德复翻身一转。来把一只脚提起。自首至根尽。抽送一千多回。妇人咬牙切齿。叫道。哼哼心肝。

  今夜为何这般有趣。生德便一口气乱抽了数百抽。妇人声渐低了。细声道。只管再送送。吁吁哑哑喘气。摇尻高举。抽送迎凑。抽擦声音大放开数千次。此时犀节搂不住。欲火如焚。只把自己玉茎。甚大发涨。双手抚弄。复倍力捏摸。上下抽了数千回。正欲再看。不觉叫声呀呀一声。阴精太多泄了。那生德唐突起身。

  把火吹灭了。听时寂寂无闻。只得踱将进来。不觉从然心上想。未得美人相遇。

  岂可无一二夫妇行云雨。反狂收作彻夜欢声呼淫欲之事。又夫妇枕席之欢。后来生德急据商量定了。离家出门墓处自去。一年旅程。即到临行之时。生德别了丈人玉镜和香兰。

  那妇人有许多幽郁之情熬不过。今三四个月守起活寡来。实在欢娱既不可得交媾。越想越不禁止那一段淫欲之情。从此以后。就把双手牝户摸摸二边出来。

  消愁解闷。复想上心。那房中之乐自然不可以言语形容。就是天上的神仙。也又死了绝命一般。交接之情。要心上的淫兴。索性浓厚到极处。

  一日香兰在房里洗浴。细看那肌肤白雪,乳峰丰隆高起。嫩毛丛生。牝户朵鲜红的坚硬纤尻。又将露出两腿。扒开牝户。上边好动高耸起湿染红色。此时犀节爬上板壁去。把那一看。还喜得有缝可寻。就先用一把小刀将横木之上锉去。

  使撬板下来。就跪坐看见。即与犀节打个照面还不知。可是香兰两股大开。坐在浴盘上。牝户摸擦数百回。便把尻向上凑。指插了进去。花心乱抽。不住凑合。

  立定便去。复将一个大号角帽儿。先端头都是光光的。如大龟头一般。约有尺来样长短。握端穿了绒毛儿。自家将轻轻插进去牝户内。又塞满着紧牝户。双手握定。抽送数百多回。便索摸紧密花心。又浅抽深送一千余回。低头下面看见抽送出入。又闭了双眼。口里道。心肝咿咿。就只管便连抽送。抵着一处花心。紧密塞满帽儿。又一手抚摸乳峰。妇人一会不能熬得。情兴即如梦。却将乱抽牝户向凑。摇头揉擦花心。一千多回。两腿震展开。却不能够自定。闭了双眼。双颊面红。口里道。心肝是心肝。真卵儿有趣。听闻抽送了音放开。香兰不觉又淫欲发起兴来。念正狂。只得长驱凝凝抽送之情。魂荡心迷。恨不得只管口里哼哼哑哑不绝。欲火早动。已有骚水太多流出。那角帽儿又是湿湿的。所以抽出音溜溜大放开。妇人咬牙切齿啼哭。口里道心肝。就只管淫心大动。一脚架洗盘台上。急忙把牝户向凑上来迎合。把角帽儿往右以右承。角帽儿往左以左承。忽然抵住一处花心。紧密里急忙乱擦。抽送一千多回又几百。力也不停一停。牝户高涨紧密。

  凑以口里道。呀呀哼叫。把牝户中淫水彷流横溢。又流枕泄流。呜咽不能出声。

  又息了哼哼。忍耐不住。体乱颤头摇频。更觉只不能解痒。着实抽了一会。又挑尻高举。急忙花心内捻擦。右摸左擦。力乱抽送。只都狠命一套一套的,不顾捣坏了花心。妇人闭了双眼蒙蒙。口不能开。只管哑哑哼哼连声。更抽至数百回。

  妇人体全疏。星眸微展。舌尖吞吐。呜咽无声。口里极好。我心肝去也。又凝凝轻轻。九浅一深。又急缓抚弄抽送。哼哼呀呀。死搂得不放那角帽儿。更忍耐不住。闭了双眼。口里只不绝去也去也。我死了也。妇人急忙忙低面头。倍力握定帽儿。狂荡弄淫。狂抽数百。以不叫妙。细语道。去也去了。见那香兰却才太多泄流。淫水更如男子一般。浓白彷滞流连。只见多哑了。他身也都倦乏。没有气力。在牝户内角帽儿摇摇一般。将双颊挥红。欢情不尽。

  将犀节见了。不觉玉茎弄甚大硬了。急忙双手握定玉茎弄。抚摸上下。连抽数百回。就妇人看见。凝凝视他牝户。只管连抽上下摸擦玉茎。倍力狂抽数千回。

  犀节展脚体震颤。只急忙忙抽。口里道哼哼。倍力双手握定玉茎。抽送上下。不觉飞出阴精。一齐泄去了。

  妇人不在一日快乐尽了。乐极生悲。死了又活了。又死了又活。少许一顷。

  妇人起身。洗好身澡涤牝户。然后上床里,犀节方才就急忙忙把壁走过去了。

  某日。香兰在花园里梧桐树下午睡。闭了双眼。即闭眼横秋水。眉插春山。

  说不仅万种风流。两腿扒开。放开两只金莲。上身地坐。方才就坐。起身把新奇时样的罗裙子内。一手摸摸牝户不住。身子后面支身体。一手只手即伸直指向牝户中。左掏右摸觅花心。掏摸了一会。又深入抵着花心一处。觉得陶然。身子后面树一手扳住两腿向上。直摇着纤腰。只是闭了双眼。咬牙切齿。双颊鲜红。指头插进牝户中抽送不能禁止。以尽指根直抵。一边尻向上。一边抽送数百回。又低下面乳峰襦裙内。一手摸抚熬不过。何况三四月起活寡来。实在欢娱不可得。

  只好把角帽儿手淫。难想越不禁止那一段淫欲之心。即心上想消愁解闷。而男子玉茎抽送的发动兴。索性浓浓到极处。也连抽送指头。牝户中骚水涌出。流溢双股间。蛾眉颦蹙又微笑细语道。哼哼很好。

  此时既隐在树上。犀节细见看。急忙忙下来。坐身在牝户。正在那玉茎对着。

  又把身子推倒。两腿扒开。自己两腿闭伏仰卧着。紧握定乳峰。香兰不觉开眼目睁。惊慌叫道。呵呀呵呀。犀节急忙忙无语。肚上骑伏。卧身便搂了亲嘴闭唇。

  以依样赤露岀下体。肚上起身。妇人小肚脐之下连扑玉茎。妇人一见。不觉大惊。

  露出腰间的玉茎。坚硬耸起。摇龟头大怒打肚面。原来生德的玉茎不满四寸。那犀节的倒有八寸余长。那妇人见了。不觉又惊道。呵呀呵呀。犀节附耳低语道。

  原来是要进来亲近小姐。起先遂要在没人去处诉告衷情。又从前看见独乐千金之体。生得娇情一般不住了。只得进来叮咛奉承。求小姐救命。同欢之乐。此时妇人听了。眉头骚骚计细。见玉茎卵袋。正好动淫兴发来。无言点一点。就扯住妇人的手。把玉茎交与双手握定摸弄了。香兰就捧双手玉茎摸弄。抽送上下数十回。

  犀节着脸看了一回牝户。任熬伏在妇人身上。一连亲嘴。复犀节不多时。便舌嘴在牝户乱擦舌擦。咬牙齿吮咂。咬嚼一回牝户两彷得香兰啼哭道。呵呀好好心肝。

  握定玉茎。便倍力狂抽。上下又狂抽。双手捧起玉茎。以口来含了。口尖咂咂兴正狂。只得含了吮定了一回。又咬嚼吸舌不肯放。玉茎更大硬起来。把妇人口塞得满满。却又双手狠命握定玉茎。上下口唇摸擦吸舌数百。香兰只闭着眼。死搂的不放。又连忙双手抱紧玉茎。摇舌吸吸急。犀节转身伏卧肚上。头面脚足他体动摇尻。那口舌套用心摸吸舌了花心。香兰玉茎含了不放。哼哼欲火早动。烈火连忙摇动心又摇动尻。展足向上抬身。喘气仰卧。牝户向上展开。又骚水流沉岀。

  那淫水犀节口中满满。香兰忍耐不住。愈更太重淫骚。狂念正狂。急得翻身爬起犀节肚上。伏卧骑上。急忙忙牝户进去玉茎。只得花心直入。款款乱抽送一千余回。那妇人双眉紧闭。两腿紧紧。却从尻后耸入。彻首尾抽送一千余回。香兰体颤声微。细语道。吁吁嘎嘎。又泄了死也。更挑尻高举。下面只管乱抽送。一千余回。连根尽没数百。不顾死活。又不顾乱捣坏了花心。欲火如焚。一个妇人声低了。只管吁吁哑哑。娇气道。再送送。心肝心肝。更不能禁止。乱擦乱揉。倍力狂抽。只见犀节不动了。兴念愈狂。遂自己又九浅一深。花心揉擦。太深抽送。

  即而力尽。妇人不觉咬牙切齿。咿咿哑哑。更牝户紧小。就抽五百。欢水流溢于牝户。都多大泄了。呜咽啼哭道。极好。去也死了。复犀节抱香兰叫道。咿咿呀呀泄也。却那淫水淋漓。流出了一席。又犀节尽根没牝户。连抽千余。擦声音大放开。妇人连声叫道。亲肉心肝去也。犀节听闻擦声音。牝户欲火如焚。竟不管牝户紧痛。扳住意兴狂抽。狠命抽送一千余回得妇人死去复苏。无不叫妙。细语道。心肝死也死也。犀节情兴大发。魂不附体。直抵摸揉数百回。不觉的泄了。

  淫水太多泄了。和做一处。香兰是要泄。急忙忙却含龟头。上下抽送吸舌了。以口承受做吸饮。又去把龟头餂刮。指望还要泄了。不肯便不放。复犀节牝户把口来含了。摇舌吸吸了。即妇人自腿推起两只大展开。细声低道。只管心肝心肝再送送。只是连泄了几次也。少许一顷。香兰道。有趣。虽则结亲二年以来。又未有今日之乐。若不经过这件妙物。几乎虚度一生了。亲嘴数回。又二人慌忙起身整治。急急的收拾定了别往。走了出去花园。

  却说僻境邑中有一庄园。称呼善孤寺。又有一僧法名龙峰。与众僧不同。但酒肉淫邪之事得什。宜常淫欲之念。又巧言者。但诸人皆不知也。这个龙峰年纪五十多岁。心性是极喜风流的邪恶也。标致的女子。还是富贵的人家。贫贱的人家女子。还是干盗又穷汉的空房寡妇。家老婆容易说法奸淫。道有那青年寡妇我把救他。可快活着哩。又院中有二个徒弟僧。年十八岁。两个人物都一样妖姣姿色。上床去睡。把他权当了妇女。恣其淫乐。即行乐之时。能耸尻后庭。如妇人一般迎合。好发泄狂兴。又就到爬上身去浇了数回尻穴。色本色蜡烛玉茎。将龙峰仔细看见玉茎软了。时十三四岁的那萎疲鸡巴。此时一左相一会。右相一会。

  捏摸一会。忽然大怒耸起。极雄壮起来甚大。倒有尺余寸。根粗大硬。坚如铁棍。

  漆紫红泼涨大龟头开眼小孔赤红。大马眼不倒。长三个时辰。一手把握掌中不来的。其外面七寸。魁梧奇伟也。

  某月某日龙峰作化。就便走到柳大家。玉镜和龙峰善谈。饮了几杯方终话。

  子送别了。龙峰过房门。一经归途。这大家的有茶竂。 又看见轩观花轩有数十栋。

  轩后便是香兰卧房横。忽然耳朵听得哑哑有声得。又连声心肝哼哼。龙峰当时听罢心中惊慌。又忽笑道。好干事也。暗暗走便走近房。着耳朵听了又看了就有一空隙窗。双眼睁望内一看。只见明鲜妇人脱去裙襦赤露。两腿大开。伏卧在床。

  立床脚地。家仆又脱了褌子。赤露着起身妇人的背伏卧。爬后身两腿正在牝户。

  那尻耸上耸下。乱抽摸擦一千多回。妇人低低细语。心肝再送送。深入直抵花心。

  插去东西。心肝吁吁。抽送时接尻玉茎。粗毛尖突突刺纤尻。那妇人淫兴大发。

  体颤头摇哼哼。复只管乱耸乱耸迎凑上来。赤露岀大扒开展脚向上。尻伏卧在床上。犀节又脱去襦裙。着身立近床沿。拜起两腿。正在那牝户。又拿一个软枕儿。

  挨垫了妇人腹儿。只管乱抽。下边里摸擦。上边突角摸擦。乱擦一千多回。看见妇人头摇切齿。细语道。极好。哼哼去了罢去也。太多泄流淫水。又道慢缓再送送。便伏在妇人肚上。家仆骑伏。亲嘴舌含了抽。摸擦一千多回。把扯他两腿在肩上。牝户向上。展脚开。连抽送数百回。妇人咬牙切齿。呜咽啼哭。不能出声又息了。心肝吁吁。再送送罢。便把手握定乳峰摸摸。只管再抽送数百抽。妇人呜哭叫道。心肝。我要丢了四次。慢送送。把扯他抱身翻转。身一转。妇人仰卧床上正在那对着牝户。两腿分开。犀节起身立脚两腿着紧抱他身。两腿挽车姿势。

  便把双腕握定。摸擦玉茎数十回。把那牝户两彷摸擦。牝户突角摸擦。忍耐不住。

  直抵插进去玉茎。花心深入进去。抽送停一停。又挽车抽送一千多回。妇人闭了双眼头摇。呜咽声低细语说道。哼哼嘎嘎。我又要死也不住。欲火如焚。淫欲兴大发动。向上下凑尻。震展抱腕双只金莲。连抽声音大放开。骚水淋漓流泻。所以又抽擦声音放开。念正狂。只得款款抽送。妇人闭了双眼。魂荡心迷。恨不得只管吁吁不绝。抵着一处花心紧密哩。此时龙峰听了看见了。许久一顷。唐突咳嗽一声叩扉。急忙忙开扉。忽然二人大惊。慌忙叫道。呵呀呵呀。犀节心神散魂飞。面鲜红又苍白。土色颜面。息了一气。急忙拔出萎疲玉茎。放在褌子。忙忙握手带了。惶忙进去窗户。急奔奔的跑去了。

  香兰惊怕。又体疲不能立又倒也。心神迷魂。且垂颜头无语。疾忙羞惭满面。

  就看见笑道。不要害怕。小姐。我不告诉。无语众人。就悉皆我看见听了也。我想跑去了狗仆东西。看见了我东西比狗仆东西如何。就便要他试一试。自己脱了褌子。两腿露出取出。见玉茎即萎鸡巴。也就扯住妇人的手。把玉茎交与。忍笑道。摸擦一回。双手握定抽罢。小姐那看见。香兰一手握定鸡巴掌中动。上下摸弄了抽送。上下一会。左右相一会。忽然大发起来。更大硬伸涨。一弄根粗。一摸发涨。龟头一擦根铁棍。一摸紫黑红摇头大龟头。上下摇根。扑连扑打肚脐面。

  玉茎耸起大怒。香兰大惊。放开手脚叫道。呵呀呵呀。龙峰微笑道。双手握定根枪。摸抽送罢。香兰见了。又惊恐怕道。呵呀坏心了不好。龙峰笑道。不要心好看也。抚摸了么。就扯住手的把玉茎交与香兰双手握定。玉茎不来的过七寸。龟头倒有尺寸余长。根如铁棍发涨。紫红大龟头如陈茄瓜头。又坚硬。龟头小孔如马眼。活跃大怒。龙峰便扯他与脱了主体。把乳峰摸抚着耍弄。摸揉摸又含了就不住吸舌亲嘴数回。又一双手着露股。向牝户花心两彷弄抚擦数百回。看见只见他双颊苍白。口不能开。闭了双眼蒙蒙。又牝户胀狠。骚水涌出。泄流溢双股间。

  那时只得头摇细语道。呵呀呵呀。不好坏心儿。呵呀吁悲。龙峰忍笑。微笑附耳朵低声道。我东西极好。酣美滋味直喷出。将好妙乐也。把扯他身子。便玉茎推进口唇边。香兰不觉泪下流。便放声大哭。急忙却又双手握定。便把玉茎上下挪移数百。不开口。低低了细语道。不是不能径入口里。便不得背望还要他不肯。

  便着紧口唇彷。玉茎又推进口唇。越弄越着紧忍。龙峰笑道。试一试。应不应使不得。方才妇人便那知心里。便了。开口了。香兰便双手把玉茎口来承受。含了吮定一口。玉茎大硬起来。紫红发涨龟头。口里正紧塞满满。吸息穴着紧不息了。

  香兰只管手脚乱骚恐惊。开眼又闭了。双眼泪下。口里道。呀呀咿呀。不通难口里苦也苦也。哼悲吁悲。体颤又手忙脚乱。不拔出龟头。在搂得紧满。龙峰握定肩。他摇尻上下慢慢轻挨擦。只进得巨大龟头。其余都在口边。不能径入。那妇人大哭。双眼蒙蒙。复不拔出。又不能岀龟头。又龙峰缓抽送数百回。许久紧紧的龟头骚水流沉。妇人忽道。吁悲吁悲。双眼泪下流。忍了口里声低了。只管呀呀骚水流。吁悲哼悲。又龟头缓慢送抽数百抽。口中满溜阴水。擦抽声音大放开。

  浓白骚水流出妇人口边。渐许久。口中宽绰。所以缓慢抽送稍容易。龙峰开眼了双眼。只看见出入。淫兴大动。急忙连抽送数百回。不觉叫道。我泄了。忽然发涨来。以有阴水突突打扑流。流放了口中满溜。吁吁不停一停。惹得阴精直滑流。

  我心肝我丢了。香兰呜咽苦道。呕悲呕悲。即便阴精咽下又去含。方才龙峰笑道。

  泄了也。一口吃了。真个好滋味乎。又笑道。我丢了一次也。拥抱行走到榻床上去完事试一回。香兰不应。正在要紧头上。恐怕走上么。且此时手酸脚软。动弹不得。要走也走不上床也。只是闭了双眼。摇头又不应。就是竟把他双足架在手腕上。抱将起来。抱到床上。把他仰卧放倒。龙峰爬上肚么。要摸着他两只脚好架肩头。露出牝户。就把下身抬起。又挺起摩擦弄了牝户两彷。推进龟头。香兰就像杀猪一般喊起来道。呵呀。苦也苦也。痛也。使不得。求放轻些。龙峰把两只替他扒开牝户。慢慢轻挨擦挨擦。许久只进得巨大龟头。其余根都在外面。不能径入。龙峰又挺起玉茎朝里一进。香兰又喊起来。哭泪流下道。呵呀。痛也。

  使不得。我用些馋唾。就把龟头拔出。听他自用。香兰伸开巴掌。吐上许多唾沫把牝中扒开。贯了龟头一半进去。余剩的都擦在玉茎上。对龙峰道。如今没事了。

  慢慢弄进去。从容把两只手捧住他两股。响的一声。将巨大的玉茎一概塞进去。

  香兰又震脚。却体颤喊起来。叫道。呵呀。疼也。苦也。不绝。牝中淫水彷流横溢。又塞满满龟头和根。那里能经得粗大玉茎。叫喊之声。啼哭之状。然后牝户渐宽绰。淫水湿泄了。方才插入牝户。此时的牝户已被龟头楦了。大不像以前紧涩。龙峰就放出本领来。急缓塞进牝户。抽送数百回。又不住的乱抽数百回。那香兰闭了双眼。啼咽低声道。咿哑吁悲。咿哑吁悲。抽道吁悲。送到咿哑。连声不绝。一见又淫水。不抽拔龟头。就把他头底下的枕头取垫在尻下。复然后按了。

  重新提起双只就在肩头。尽根直抵抽送。一停要拔出半截。每一送定要抵送尽根。

  此时香兰忽然开眼。呀咿哑坏(毛皮)儿。我真个死也。抽便得急抵却抵得。缓抽送数百抽。那牝户把得向上。恐怕渐渐宽容起来。香兰起先不动。咬牙切齿体颤。口中里咿哑吁悲。所以咿哑送吁悲。连连抽送不绝。又道。坏(毛皮)儿也。

  香兰已中稍宽。忍痛道。师不再进其半就。龙峰遂直耸之。抽送甚急。又缓慢一千抽送。香兰觉不堪。哀声道。吁吁嘎嘎。吁悲吁悲。我要泄了。愿徐徐。师无苦我。龙峰兴念正狂。只得花心直入。款款抽送数百回。香兰双目紧闭道。咿哑吁悲去也。复泄了。两腿震展肩上。首至尾又抽了一千多回。花心揉摸直入抽止数百回。又缓慢而进。又急忙忙快而进数百回。香兰切齿。星眸微转。双颊挥红。

  不能忍耐。连声叫道。吁吁哼哼。吁悲丢也丢也。牝户内阴水。充满尻边。淋漓流出。听闻了龙峰却是粗大的一般。正好淫兴发动。不能禁止。又牝户宽绰。又末了勾住不放。只得摩弄摸抱将起来。玉茎留在牝户。并不抽出,翻身转跨上妇人肚上。以巨大龟头直顶花心。只管乱抽。就抽送一千多回。又款款轻轻。九浅一深。揉擦抽一千多回。抽送不止。不停一停。又细见而进入乱捣牝户出入。即抱住纤腰。尽根直抵。玉茎更大塞满牝户。动上下着紧牝户两瓣。突突尖刺那妇人肚下面。玉茎粗毛。香兰不觉。心上却要顺从。蠢头蠢脑放在心。吁吁哑哑吁悲连声。但觉淫兴大发动。骚水溢牝户中。又两彷横流。阴精沉沉流了咬牙切齿体颤。喉咙细语道。咿呀吁悲丢了丢也。两腿大开。坚紧着他横腹。更加奋勇抽送。向却耸臀后耸入彻。只是尽根乱擦。抽了一千余回。牝户高涨紧凑。那香兰体颤声微道。吁吁又泄了。龙峰急忙忙癫狂。就震展上下摇尻。爱慕风流。遂尽根抽提凑有千余。而双股愈加紧。 .只管一套一套的。不顾捣乱坏了花心。忽花心突起紧坚。又牝户肚大硬坚起来。香兰体颤摇头频便连声叫道。哼哼咿咿死也。

  又阴水淋漓流出了。龙峰也又抱身。双手握定那尻。尽根连抽一千余回。狂荡不顾坏了花心。那妇人不动。干到酣美处。声也叫不岀。只管闭眼不开的好。那玉茎也尽力急快复二千余回。只见香兰体颤。手忙脚乱道。吁悲我真个死也。极好。

  初得滋味也。连泄去也。龙峰淫兴不能禁止。抽送不止。却抱露露摸着乳峰摸擦。

  牝户却如浓涎流沉沉流了。心神恍惚。龙峰摸弄舞尻动。更上下复倍力奋加乱抽送二千有余回。香兰闭了眼。不住低低了道。嘎嘎去也死也。吁吁心神已远了也。

  又浓浓的淫水大多泄了。看见只管驰动牝户两彷。他身子痴瘫。看四股颤摇无语。

  都倦乏没有气力。死了一般。又做梦里。龙峰口儿当了牝户口。以口承受阴水。

  尽吸舌了。停了双手扶起上身。接了一口气。讨滚汤喂了。方才苏醒。蒙胧着眼斜视。龙峰忍笑道。好事也。又纤毛丛生。牝户弄摸摸一回。又这样龙峰摸摸道。

  我比生德又犀节如何。香兰道。死又活了爽利。心神恍惚。连泄数次有趣也。我东西真个标致。快活更加十倍也。欢情不尽。心上想。勿不忙也。即消愁解闷。

  而我东西从奇苦之后。忽逢奇乐。索性浓到极处也。此后香兰淫乱尚多。不尽羞惭之色以分解。

  花影隔帘录(录三)

  钱塘王隆愁痴人补阅话说后来自此龙峰常与香兰乘间猛欢。即夜夜香兰卧房潜入。干到数次。淫欲之极。都不肯放。又不能禁止。然后又犀节来相约等。乃日中之淫渲淫也。自古柳大家有家规数十案。就夜男仆众人不许擅入香兰厢房中堂。又女婢都去厢房里内离寝。所以奸淫之徒私通来往。策弄浸入容易。

  某月某日白昼时分。就香兰在房里兰汤洗浴之时。犀节伏在窗彷儿窥看。只见兰汤满盆。妇人先把罗衣卸下。露出那胸前那充冲冲的苏胸。如履玉怀。两点乳峰猩红丹丹。即把下面的裤裙卸时。见小小的一个肚脐。那脐之下嫩毛丛生明鲜。生得肥肥净净。高丰厚而雪白。当中那红鲜鲜的露出牝户。而香汤略拭。只见那牝又媚艳也。犀节细细见了暗笑。口里连声道。极好。忽叩门声。香兰急忙改换衣服。开房门看时。却是犀节也。急忙忙如飞的走了。一直赶到入房。坐在怀中。香兰亲嘴数回次。又往常亲嘴舌头送过去。犀节急忙忙伸手。一手摸牝户两瓣。只是欲火既久。阴水流湿了。香兰便把犀节抱着。伸手摸那玉茎。恰似坚健铁棍。忽欲兴难忍。脱了裙子放床上。倒伏卧犀节肚上。二人欲火早动。妇人已有骚水流出。双股流泻香兰转身骑伏卧。以把扒开两腿。正在那玉茎对着又紧口唇边。又犀节牝户口中含了吸舌得了。妇人便如饿狼一般。在肚上口唇边玉茎口来含弄。含了更觉饥渴。狂虎一般。就口唇含了玉茎抚弄。抽送上下数十回。

  又摇舌吸吸兴正狂。只得了吮定。又咬嚼一回不肯放。呜啼哭叫道。哼哼。欲火早动烈火。只管连忙摇尻。忍耐不住。愈更太多淫骚狂念。玉茎阴精口中满溜喨抽送音放开。急忙忙起身。翻转身又肚上伏卧。忙忙牝户进去玉茎。只得一口气。

  花心直抵抵摸揉。款款轻轻乱抽送一千多回。犀节就故意不动。妇人双目紧闭。

  两腿坚紧。却从尻后耸入彻。挑尻高举。首至尾连根尽没直抵。九浅一深又花心擦揉。右摸左摸。勇力抽送。只管狠命一套一套的。不顾捣乱坏了花心。呜咽不能出声。又息了吁吁。忍耐不住。频摇头抽送一千余回。又微细语道。吁吁哑哑。

  心肝我要泄了。下面只管乱抽揉擦根尽没。擦了二千余回。不顾乱挑坏了花心。

  又死活声低低了。只管咿咿呀呀喘气。心肝抽送不停一停。牝户高涨紧凑。以牝户中淫水彷流横溢。又流沉连泄了。更不能禁止乱擦。倍力抽送。兴念愈狂。遂花心揉擦太深抽送。妇人不觉咬牙切齿。蛾眉颦蹙。五肢颤摇。急急呜啼道。咿咿丢也还死了。却淫水淋漓流出了。又玉茎根尽没牝户。连抽二千余回。抽擦声音溜溜大放开。连声叫道。亲肉心肝。连丢泄流抽送极好。就闻听抽擦声音喨喨突突大放开。牝户欲大烈火一般。竟不管牝户紧痛。把住意兴狂抽。狠命乱抽一千多回得妇人死去复苏。叫道。连泄丢也死也。泄了太多流浸溢牝户两瓣。细声低低了道。心肝心肝再送送。只是连泄。已连丢数次。不许拔出去。就紧在牝户里。此时犀节暗暗心上想。有些古怪也。原是姐姐鸣哭。体颤头摇。叫道。疼痛苦诉。直抵乱捣抽送。又停了揉擦花心。就便今呜啼体颤头摇。欢喜这件事。直抵乱抽捻擦数千回。又花心乱捣。不顾坏了花心。不能禁止。连泄几次。便不许拔出玉茎。这是怎么牝户乎。妇人连泄数次。依了手足酸四肢软。动弹不得。只是闭了双眼。心神恍惚如魂飞。微细语道。心肝连丢连抽再送送。犀节就是意把他抱将翻转身床上。他仰卧放倒。仔细看见牝户。只得凝凝视牝户。又两瓣突角太肿。涨紫红色。太宽花心不闭。宽穴只管开放。太宽穴又淫水溜溜。大惊只哑然。心中疑惑。道。呵呀姐姐这是怎的。怎么牝户儿太宽肥。太肿胀。牝户为什么。反复细看。

  妇人轻轻慢慢起身坐床。不觉啼哭流下如雨。呜咽不能出声。又慌忙。泪流满面而泣。便把犀节抱双膝。只管推开牝户。把白绫帕拭了牝户道。和尚暗走里。

  连夜潜进入来了奸淫。他东西儿甚大长。又强壮勇大硬坚。即两个一大一小。尽根抽送不止。抽送了三个时辰。连泄连丢数十次。又不许拔出去。就玉茎放在牝户里。不顾性命坏了花心牝户的。所以疼痛狠苦。当下和尚便口来含了。摇舌吸吸。猛尽吸阴水。唯一有连泄抽送擦伤了。某夜干至数次。疼痛苦难忍的光景。

  那我见和尚如此。遂得将怀中取出红药一丸。叫哭牝户插入数粒。花心着丸药。

  自觉牝户滑顺宽绰。疼痛全无。我有些古怪问那此丸药何乎。和尚道。此开牝丸也。牝户插入数粒。即牝户大宽也。就然来插数粒。他奸淫抽送时出入丸药。觉疼痛苦全无。快爽利乱捣抽送。又遍体酸麻。心花都开。其中滋味难以言。直抵拜进去。玉茎花心深入进去。又只送连根尽没。龟头往左往右。龟头往右又往左。

  花心抽送。牝户突角擦了根。心神恍惚。又翻身骑伏上去。把牝户凑着龟头。往下一坐。套了个到底。花心穴着觉很好又极好。死也复有趣也。玉茎从臀插入牝户抽送也。但想苦也。日夜恐怕终身仍复只因牝户不能乎。

  犀节听了。不胜叹息。只管点头不能吞声。忽抱身把他推倒。牝户把口来含了摇舌。阴水吸吸了。餂刮干净。摩弄了一回。道。是事天杀的。心中不坏的。

  意真是该奸奸盗贼的。他的黄面畜生也。若不寻计谋害。怎消魂此恨。

  正在心下思寻。见下须有走。暗暗欢喜。他忙拱手。他不许坐定。下须有乎。

  即和尚杀害妙计策。所谓一不做二不休。必须斩草除根也。香兰惊得面孔苍白。

  又吓色惊惶。不能开口。复犀节道。姐姐不打紧。放心罢。听胆碎心寒不能得。

  我忍耐不得也。和尚是不用性命无赖奸恶之徒也。姐姐俺两个情意相得。尚不知心里。姐姐即以千金之躯相托。不才宁肯相负乎。心如金石。誓不再改。即杀了和尚。香兰便啼哭。自流泪不止。停了一回道。倘被人观破。不坏了吾家名节。

  犀节点头含笑。正要打点道。不打紧。吾有报仇一计。姐姐安心住落一两天。姐姐安堵也。暗里事暗里犀节忽附耳朵细语。香兰听了只管点头。却是喜道。此计甚妙。又犀节首肯再三。特请犀节计议。犀节再三宽慰。又约定他以后不许与和尚往来。复以双手摩弄他乳峰又牝户。道。我知道了。有紧牝丸。即牝户插入数粒。牝户再不宽放。终身只如处女。仍复旧牝户。香兰听了大喜得眉欢眼笑。又秋波送眼道。数日以来。更沾重疾。此是将谓齐根入泉矣。是心忍转兹见一线之惠。恩感深五体。又便抱他着紧。又伸手摸擦那玉茎。就末了又勾犀节玉茎直耸隆隆。摇动旺盛。龟头上下扑肚面。香兰娇声道。好东西求欢。我死了要数次。

  岂独生是不好的模样。你就便先以去泄一半也。急急扒开他两腿。下边跪坐仰面。

  却双手握定玉茎。把口来含了。吮定一回。上下挪移数口中。抽送一千多回。口塞满满。紧密里。复以口尖呕。不移时。玉茎又昂然高举壮。上下乱抽一千余回。

  口里淫水满溜。抽送声音大放开。犀节觉舔不过道。吁吁。愈加凑合。其快乐无穷。擦抽送摇臂动。上下抽送直耸之。来往甚急一千余回。妇人口唇保紧。吸舌根。摇舌龟头线眼。犀节阴气大燥火。龟头发涨。犀节叫道。吁吁。我要泄了。

  妇人即口里承受。放了一口。骨的多咽下吸去道。好滋味也。复妇人不许拔出去。

  就紧在口中里。摸摸抚舌龟头。复自家臂高举摇动。一手弄抚卵袋。一手牝户摸擦。骚水淋漓。湿了一席满溜。喨喨放开口中龟头。摸弄卵袋。一手龟头渐渐硬起来。复口塞满满。妇人耐忍不得。口唇上下挪移玉茎数抽。倍力抽送数百。急忙忙拔出玉茎就起身。念正狂。急得推倒他身骑上。放开双腿正在对着。起身立足得两腿扒开。急忙伸那手扶玉茎塞入牝户中。又两手抱着他肩边。体动扭摇臂上下高跳。只得花心尽根没直入。款款乱抽送一千多回。妇人双眉紧闭。两腿脚坚紧。却耸臀左闪又右闪耸入彻首至尾乱抽送一千多回。香兰微笑细语道。心肝心肝。吁吁泄了死也。流沉阴水太多泄了。但只不管也。挑臀高举。前面揉扭抽送。只管狂乱抽送。玉茎尽没数千回。不顾死活。又不顾坏了花心。牝户上边一耸下边一掀。一顿狂抽。复急急连声呜咽道。亲肉心肝还丢也。死也。而不肯放。

  连忙体动摇臂。哼哼哑哑喘气。只见犀节不动了。泄了一半忍了一半。只管抱着摇动他臂。妇人兴念愈狂。遂又太深入抽送。停一停。揉擦一千多回。三个时辰。

  牝户渐渐紧痛。扳住竟狂抽。狠命乱抽一千多回。得妇人死去复苏。呜咽不能出声。吁吁咿咿。体颤震脚。紧闭两腿。着紧龟头在花心里。只是倍力狂抽数百回。

  妇人不觉咬牙切齿。头摇蛾眉颦蹙道。吁吁。欢水流溢于牝户。却太多泄流。五肢颤摇。呜哭道。丢也死也。真个死也。复抱他头摇叫道。吁吁心肝死也。那淫水淋漓。流了双股。立足地间。连声低了细语。只管心肝也吁吁。你从后门再进去。玉茎有趣也。只是二人连泄了数次。既至日落西山。黄昏归鸦休时分也。香兰笑道。此晚不来和尚也。你不许回了。犀节心中大喜。是乐无穷。只管点头含笑道。我也不肯便去。又勾颈而交接数次。闻得鸡鸣。慌忙起来着整衣服乱发。

  两个含情无限。勉强话别而去。但只见妇人颜面。满面鲜红红。又双颊挥红拨动了男儿面如苍白色。又体疲软了也。

  话说到了次夜二鼓。此时正在暗夜。急急到来。犀节潜入。就便庄园又寻和尚房室。穿过前面一个房。立在房门边。闻听了吁吁嘎嘎细声。跪伏窗边儿窥着。

  只见灯火明鲜亮亮。只见男二人脱去衣衫那赤露岀。徒弟伏卧在床。扒开两股立足地。和尚又赤露着身。立近床沿。就徒弟背面。双手握定抱肚立足地。两腿正在着紧。玉茎向那抽送尻穴后庭里。耸上耸下。左闪又右闪乱抽。犀节见那。顿发难意不能。立身不住。又见和尚有趣兴发。约一千余抽。低低了道。快爽利。

  心肝也。玉茎见修巨塞满满紧密尻穴伟观也。便把双股扳住。直抵入玉茎。抽弄多时。觉得入内紧暖。比那更觉有趣。而徒弟故意呻吟不绝。佯作疼痛难禁之状。

  又徒弟细语道。愿师徐徐。师无苦我。吁吁。和尚低低道。心肝心肝也。又徒弟故意作难。颦蹙颜面。两肢颤摇。和尚便乱耸起尻。上下颤动。吁吁的不止。徒弟微声道。吁吁痛哭也。直抵摸擦。师不再进其半。和尚听说。兴愈狂。遂又抽送甚急。款款轻轻。行九浅一深之法。停一停了深入抽插之法。抽送二千多回。

  吁吁咿咿哑哑。二人连声不绝。愈加凑合。其乐尽根没直捣撞。往来倍深狂疾也。

  犀节即便悄悄暗暗走进房里。暗笑。口中道。两个没廉耻也。便就和尚抽得复送得急。就徒弟尻中淫水大多彷流横溢股间。流又不止。越来多响声越觉溜喨。抽送响声大放开。犀节灭响步。急急到和尚背后。便把刀如飞的走了一直赶。一跳跳到和尚背身。着对扯举刀那回手一闪闪。突刺一刀。又刺一刀。背身刺杀了。

  忽喷出淋漓鲜血。地面流流。和尚大叫一声。就像杀怪兽一般。喊叫起倒在地。

  徒弟只管吞声。便可放心。一见心神散魂飞。痴呆开口。只管哑然吞息了。复大声喊叫。慌忙的放声大哭。见此光景。转觉惊慌。只见就吓得面如土色。走出房外道呵呀。时已不知跳往何处去了。龙峰不能开口。死了即口闭。诸人何不传旨死了和尚。即终身之乐没有也。

  犀节终杀。向泉池一掷一刀。挣岀一身冷汗。气力已竭。口中发手脚冰冰。

  慌忙跑走。急奔奔的走回到。又正在暗夜。诸人不知。犀节手忙脚乱着慌。只忙香兰卧房入房。响脚步妇人知已到。飞出忙忙迎入。相见之际。如拾至宝。又无事。妇人坐床上略谈了。又问以经过几句。便把犀节抱着。犀节双膝跪下。对着向香兰道和尚杀害了一事。细说一遍。香兰听了惊呆了。又含泪满面。心中大安堵。深深一揖。又秋波送眼。喜得眉欢眼笑。紧着他扯抱身。喜极遂忙杀亲嘴数回。又便解襦裙卸去。脱下裤子放上床。就扯住他手。把牝户交与摸摸了。又自家一手伸手摸擦那玉茎道。此非岂何以谁之罪乎。犀节点头含笑道。沾重疾将谓齐根入泉熟也。是心忍转兹在畏缩。任意安心住落也。香兰道。极好。你须夜夜来此。真勿负约。使我悬望也。犀节道。快说不敢有间。自后无晚不会。无晚不乐也。香兰大喜极。遂复双手摩弄玉茎。又亲嘴数次。就便解衫衣。全裸搂住。

  只见其牝户宽绰。淫水太多。比不得紧牝丸数粒插入牝户。仍复旧。因抱紧。丰厚肥肥。牝户又紧又干如。处女之微红鲜花心。妇人紧着他抱腰跪坐。捧了玉茎。

  双手握定。以口来含了。口尖咂咂吮定一回。又咬嚼一回。妇人口塞满满玉茎。

  上下口唇摸擦数百。妇人只闭着眼。死搂的不放。又连忙双手抱紧玉茎。摇舌吸吸了。自身体动扭摇臂。妇人欲火早动。烈火忍耐不住。便又不许拔去玉茎放在口中里。复翻转身。自己仰卧于抱肚。两腿扒开。犀节爬上去坐着。将臀撅起往下坐。牝户骚水淋漓湿了。双股间浸流。妇人急忙忙伸那手扶。昂然高举硬坚玉茎塞入。直抵花心。根尽没插入。又忙忙摇臀向上凑迎。牝户中上边一耸。下边一掀一顿。连根尽没花心。狂抽乱擦二千多回。妇人渐渐连声叫道。吁吁亲肉心肝。复急快直抵根尽没。抽送一千多回。而双股愈加凑合。只管狠命一套一套的。

  牝户向上乱捣。不顾坏了花心。便抱他肩。妇人娇声微细语道。心肝心肝。你不好动摇不要丢。又直捣撞往。来往倍深。狂疾抽送二千多回。那犀节不动了。泄了一半忍了一半模样。妇人只管闭着眼搂的不放。又从臀后耸入龟头。抱紧花心里。彻尽根乱擦那玉茎。尽力急快抽送二千多回。妇人体颤。扭转头摇。忍耐不得。忽然大泄了道。吁吁我真个要丢也。死去复苏。妙音细语道。极好。若死了。

  已连丢泄数次。如今你便从后门进去。我当下。妇人仰卧着睡下。只见牝户浓浓阴水太多流浸。将玉茎从臀入。复玉茎根尽没抽入牝户。耸上耸向前乱抽三千多回。妇人也只管哼哼心肝。向上臀尖抽送许久。抽送乱捣三千多回。复妇人体扭转头摇。两肢震足。呜咽不能出声。道。吁吁我要还去了。心肝爽利。快后门进去有趣也。复道。后门进去抽三千回。我屄极好。又玉茎再硬坚紧壮起来也。又耍二千回。所以我岂独生。又摄身来伏在肚上。骑伏起坐。两腿扒开。又四臂交。

  又咂舌。心忙意乱。而又犀节便即搂住求欢。即略不前后畏缩。任意恣意狂颠也。

  乱抽送数千回。复泄了数次。犀节复以双手摩弄其乳峰。是岀火的一般。妇人大发动情。急忙忙以牝户进去玉茎。只得花心里直入。款款乱抽送一千多回。又挑臀高举。下面只管乱抽摸揉一千多回。连根尽没。把龟头紧密花心里。只管擦揉二千多回。妇人声抵了。只管吁吁哑哑喘气。快罢再送送。心肝。更不能禁止。

  横扭体转揉转臀。倍力狂抽甚急二千多回。犀节又耐忍不能。泄一半了。忍了一半。哼哼连声。抱妇人臀。欣喜欲狂。只得急快凑向上迎。抽送一千多回。又心中勃然大发。兴淫骚动。玉茎直耸。大硬起来往抽。抽甚急。又慢抽一千余。乱抽直抵花心力揉。犀节又香兰愈加凑合。其乐无穷。二人魂荡心迷。恨不得只管口里胡言乱语。吁吁呀呀嘎嘎不绝。早动已有骚水流浸。所以花心深入进去。玉茎抽送声音喨喨大放开。妇人闭了双眼头摇。呜咽声低了细语道。吁吁我还连泄死也。又犀节道。我要泄了。连泄也。香兰低低了微笑道。吁吁。你忍耐忍了罢。

  犀节又觉牝户来。依旧忍住。望复便退。又泄了一半。忍了一半。顷刻许久又进抽送。紧紧的抽送四个时辰。又觉牝户花心直抵揉擦。那妇人正干得酣美处。把脚勾紧。着实擦揉不住。犀节不及抽出。却便连泄透了。妇人抱住道。心肝吁吁。

  只连泄几次。尽根没揉擦。龟头抵着一处花心。又把龟头紧靠在花心里。复紧密里。急忙乱擦抽送几百。力也不停一停。牝户高涨紧凑以道。吁吁哑哑泄了。那犀节泄了和一处淫水。又牝户中流浸彷流。又横溢流了二人双股之间。香兰忙忙翻转身仰面卧。只见便把扯玉茎。一耸直抵口唇边。便以口来含了。咿咿哑哑。

  连声不绝。吸舌又连忙摇舌。淫水尽吸了。那犀节伏在妇人身上。握定扒开两腿。

  不多时便舌嘴在牝户乱擦。舌擦牙咬牝户两瓣。得妇人口塞满满。玉茎上下口唇摸摸。体颤啼哭道。呀呀心肝。口含玉茎。便倍力狂抽上下。又犀节摇臀上下。

  舌嘴在牝户乱擦。舌摸上边。突角下边。吸舌数百回。妇人复臀右闪左闪一回。

  扭缠缓急抽。上下抽送。龟头小孔摇舌数百回。许久紧紧的牝户入玉茎。二人口中满溜骚水。抽擦声音喨喨放开。浓白的骚水流浸二人口边。所以舌擦了牝户。

  可含了玉茎。往来抽抽吸吸甚急。以二人淫兴大动。急忙口含里连抽一千多回。

  不觉二人咽喉里道。我泄了。吾死了。忽然泼泼来以有淫水打扑流浸。放了泄了。

  和做一处。又口中满满吞息了。吁吁嘎嘎不绝。不停一停。耐忍不得。惹得二人阴精直滑流。便咽下吞去了。方才二人都倦乏。没有气力。死了绝命一般。二人无言无语。但两阴不许拔出去。就放在口里。只是连泄了数次也。

  「青春难再。可惜错了好光阴。岂何况枕席淫欲之事大大个时辰。」话说犀节约定应诺没到了。次夜。妇人有许多幽郁之情。消愁闷闷而不欢情交媾。越想越不禁止那一段淫欲之情。然后到了过三天。夕阳西下。却早撞钟时分。响步脚步。妇人心中猛喜。满面通红。喜得眉欢眼笑。急奔奔的已到。飞步岀迎。相见上床并着而坐。问以没到了经过。便把犀节抱着。又伸手摸摸那玉茎。

  须有满心欢喜。就上床。又秋波送眼道。我知道了。我看东西。妇人便去脱裤子。

  那玉茎起初也是软软绵的。被妇人把纤纤的手指儿捻了一会。便发硬起来。上下一般。又左闪一会。右闪一会。龟头小孔摸抚。粗大光彩。甚大坚硬。遂即解襦裙。卸去裙裤放上床。只管推开牝户。就扯住犀节的一手。把牝户交与摸摸弄了。

  犀节就把手指牝户上边一摸。下边一摸擦。指头向花心掏摸了一会。又以尽指根深入抵着花心一处。摸摸数百回。复以一手摸摸乳峰。犀节慢慢细语道。我有些疼痛。所以东西卵袋夜夜连泄了数次。又倦乏身体疲困。没有气力。痴瘫四肢。

  但快愈快了。今夜姐姐不想了不打紧。就我便搂住求欢。妇人双手握定玉茎。摸弄上下数百不肯放。秋波送眼。首肯点头再三。却欣喜道。快说极好。妾既任身于你。牝户骚水涌出淋漓不终。流浸双股之间。抱着他上床仰卧。玉茎面紧着用力。一耸玉茎直抵口唇边。便口内含了上下移数摸摸。舌吸龟头道。咿咿哑哑。

  犀节一手推床柱。一手伸去摸擦牝户。又抱头倒在一边。与妇人亲嘴数回。所以不耐烦。便把一只脚架肩头。一手握定乳峰摸弄。不多时便舌嘴在牝户狠命乱擦。

  舌摸吸吸舌流浸骚水道。吁吁嘎嘎。二人连声不绝。将犀节起身立足地。香兰伏卧床沿。将玉茎臀后尽根没抽入牝户。乱抽一千多回。香兰斜面蛾眉颦蹙。身肢颤摇体扭道。极好。再送送后门。很好。吁吁。三浅一深进去罢。吁吁嘎嘎不绝。

  却说此时香兰的弟弟淑蕙。在里书房怠慢千万疑作。就看见放在窗前庭。但见月色穿窗。花阴满庭真个好光景也。想一想那月正当空。明如白昼。姐姐说那里话。又做了明证。拜月焚香。忙忙不要走了别路。已自寻访得的。一有空隙走到香兰卧房壁间房里。即听吁吁哑哑。声音不绝。男女二人。淑蕙当时听罢。心中惊慌。更走近房窗前。着耳朵听了一回。妙细语吁吁嘎嘎再送送。又哑言开空隙窗扉。双眼睛望内一看。只见灯火明鲜。一见心神散魂飞。见只就吓得面如苍白色。痴呆了开口。凝凝视那个二人全裸露露坐起。将玉茎牝户餂刮干净摩弄一回。

  又姐姐仰卧在床。两腿展开向上。犀节架肩头。纤毛丛生。流浸淫水。牝户向上耸迎玉茎。将犀节赤露露着身立近床沿。拜起两腿。正在那牝户。念正狂得只耸上耸下。连根尽没乱抽。往来抽送。摸揉有一千多回。更将姐姐肚上爬骑伏。吁哑连抽一千多回。喨喨抽擦声音放开。一连亲嘴拣舌数十。嘴舌含了。姐姐低低妙细语道。吁吁心肝再送送。已牝户淫水彷流太多横溢。又流浸泄二人股间。竟欢这二人淫欲乱骚事体。不觉动淫心满怀不能。惟有淑蕙难熬。自言自语想上心。

  多大年纪没有妇人戏耍。可恨错过了我的青春也。此时淑蕙虽是动兴。却也不敢就心疾将意迷。不觉玉茎直竖起来。又裤中湿湿了。着实难熬。摩一回自己玉茎。

  将反复细看。那二人又有叫声。二人去也死也。慌忙倒退几步。羞的满面通红竟走了。急奔奔的跑到自家书斋房里。此时袖中不觉落下一物。他也落下一物。原来是金簪一个也。

  话说那二人。妇人仰卧在床上。将绣枕垫在臀下。两腿扒开。展脚抱两腕。

  牝户耸高高紧向上。把龟头紧靠在花心里。只管研摸揉。又呀呀吁吁连声不绝。

  乱抽数千回。将犀节玉茎拔出仰卧着。昂昂然竖起八寸长。这玉茎口里含了。餂刮干净摩弄。把白绫帕拭了牝户。妇人遂翻身跨上去。把花心凑着龟头。往下一坐。套了个到底。犀节捧着他雪白的臂。一起一落摇。妇人在上不住的一吞一吐。

  弄了许久。一个抽送迎合数千回。翻身将犀节按在底下。拿起两只金莲来。看玩多时。抽送二千多回。妇人呜咽细语道。妙好。吁吁泄了。连泄时也再送送。又然后双手提起两腿。仔细进退。出入急缓。抽送一千回之势。牝中淫水太多彷流。

  横溢不止。越来得响。感觉溜喨抽送音大放开。又耐忍不得。呜咽不能出声。体动头摇。微细语道。吁吁如今真个要死也。再送送。将耸臀高凑上架肩头。震脚体扭。直抵插进去玉茎。紧紧的抽送。花心插入直停。揉抽二千多回。妇人闭了双眼。胡言胡语。心肝吁吁嘎嘎不绝。只见妇人不住的把心肝来叫。把腰儿着实闪。不顾闪断了腰。犀节急急忍住。往后便退却。泄了一半。忍了一半。妇人体缠着紧。淫欲火如焚。倍力着紧密擦摸。乱抽二千多回。犀节已连丢泄了十数次。

  所以手足难动。瘫在肚上。凭妇人抽送了。阴精只管带处。便男子一般。浓白牵滞。泄流了十数次连去了。妇人又牝户紧紧的向上。把龟头抱紧。靠在花心里直抵插进。抽揉一千多回。却要抽出去。那里得岀。这犀节已干得十数次。放了阴精水。痴迷死也。妇人不肯放。不许拔出去。就牝户里体缠紧密。又抽送尽根直抵。抽揉再送送四五千回。那犀节过了阴气燥火也。此时阴精已尽泄得不止许多。

  妇人着紧他扯臀。又什急抽送数千回。已玉茎软软了。妇人要再送送。应诺。犀节狠命送了二三十次。不觉又大泄放了。妇人体扭抱着他摇臀。自家体动扭摇臀向上牝户道。呵呀不好了。好没用也。却是一个空长东西。怎么便还泄了。我不爽利也。从前多泄数次。抽却更没用。方才即软了。玉茎也再不能举。妇人慌忙便把口来含了。吮定一回。犀节却过不得。渐渐硬起。妇人口塞满满。妇人却又双手握定玉茎。挪移数百回。左闪右闪一回。龟头小孔急急吸舌了。犀节便觉舔不过。叫道。我要泄了。妇人即把口来承受。放了半口。骨的咽下去。香兰道。

  小小了阴水。那玉茎却又软了。妇人又抱他臀。把口来含吮一回玉茎。犀节那里过得。不觉的又硬起来。那妇人便把牝户插入去。狠命狂荡。急快抽送。乱捣数百回。犀节觉不堪。哀声微语道。愿姐姐徐徐。姐姐无苦我。把龟头紧密在花心里擦揉。五十抽揉又却才泄了。玉茎只是连泄了十数次。犀节已昏昏的不知了。

  妇人便接过一口气。不见醒。妇人却慌了。犀节口中里细微语道。呵呀吁吁我死也。不能闭了两眼。将妇人正还动火。直捣抽擦撞往。往来倍深。狂疾尽根牝户里。便甚急抽送数千回。这犀节无言死了一般。妇人所以牝户宽绰。淫水流深入太多。接一口气。只是不醒。玉茎阴精流连不止。妇人又抱臀。他牝户向上。两腿紧紧着。急快抽送一千多回。妇人低低了只管吁吁心肝。连声不绝。将不顾死活。不顾乱捣坏了花心。直抵抽扭一千多回。妇人不觉咬牙切齿。蛾眉颦蹙。身肢颤摇道。吁吁哑哑。便牝户紧小。就缓抽百抽。妇人啼哭道。泄了死也。复抱臀。他哭流下叫道。吁吁呀呀死也。却那淫水淋漓横溢。流连不止。此时只见得肚上犀节五肢没有气力。手脚冰冷冷。就便气绝之状。香兰转觉惊慌。放手他身体。忙忙起身来推倒他床外。犀节转倒在地。就便床柱石碎割其颜头面。所以鲜血淋漓流出地面。犀节见只就吓得面既如土色。遂不起而死了。

  这犀节欢淫太重过度。精力渐渐耗散。容颜渐渐枯槁。又以快急甚急连泄十数次。一跳跳到至死也。香兰浑身精光。抱着一床绫被披在身上。只哑然也。方才香兰肚里自家计算。原来香兰是名门之女。生得俊俏。又最是伶俐乖巧聪明。

  急忙忙把白绫帕拭净净牝户。忙杀整衣服整乱发。穿好衣裤。将拭净了那玉茎。

  便把放在床。他衣服就放在地面。反复仔细看见。就像含泪满面慌怕。急奔奔的大喊叫道。救命救命。众人听了大喊叫起来。诸侍婢跑到。众人慌忙入房来。看见犀节赤裸落命一个。见此光景在。那众人忙手乱脚。着惊慌大叫道。呵呀呵呀。

  众人惊得面如苍白色。忙问道。香兰是号天喊起来大哭。诸众婢相对而摇首。放声大哭。又挣岀一身冷汗。气力已竭。口中发苦。喘喘坐地。侍婢双手扶起道。

  姐娘不要哭。不要害怕。放心罢。这是怎么。香兰首肯。再三点头。便放声大哭。

  自流泪不止。停了一回道。是奴急奔奔的进入到房里。对着慌忙双膝跪下诉。便即搂住求欢。私通来往之意。复他叫道。小姐即千金之躯。孰是心忍转兹见一线之恩。恩深五内。许诺恋情应不应。吾惊怕了。不能开口。复道。何无言。拒复杀了。不肯脱衣。将道死即口闭。诸人何不传旨又过杀了其乐。诸人不知。也就像他杀了。想一会。也都是忽遭此大变。料我仔细思。再无计算逃避别处阴了。

  又逃遁追迹。他天幸也。他转倒床柱石碎割其头面遂死也。又香兰哀哀恸哭。众婢听了惊呆了。只得回进玉镜报之。玉镜大惊道。没有此事。气又恼。玉镜只管手忙脚乱着慌。只忙入房来看一看。又探听出来家仆死了一事。再细说一遍。香兰相对面复放声大哭。泪下如雨。呜咽不能出声。又息了一回。又泪流满面泣。

  便如飞的一直赶走跪下地。所以因是香兰心淫云雨。连泄去了十数次也。然疲不能立。又倒地而疲困垂头。但玉镜众婢皆不知也。玉镜忧也。只管点头不能答语。

  遂抱头相向而道。是岀大祸也。不要哭。姐娘放心罢。抱着擦背。玉镜心中勃然大怒道。我姐娘且不要哭坏身子。那原来这奴隶无礼。已到天罚死矣。复双眼丹睁大怒道。奴隶求欢之言。天下有此禽兽之徒也。奴隶若生过。我即碎割其首不足以泄此恨也。将擦背抱头。他再三宽慰道。有家规约定他一族以不许。是不要性命奸淫之徒。 后事落下一物如何。即淑蕙金簪一个结果。且听下卷分解。

  花影隔帘录(录四)

  钱塘魏素珠吹箫媪订阅话说犀节却死过了十数日。香兰自想闷闷。心想起连夜仍欢爱交媾之情。有许多幽郁消愁。又不觉情想。越想越不禁止那一段淫欲之情也。然后将空房独宿。

  如何在床。怎当那月光明入。辗转无聊不能睡去。慢起身来垂珠帘半卷观看。谁想一见了窗外边空隙壁间。斑竹数竿。盆花数种。其之下果然有点照物是何。香兰接着窗扉仔细看见。又凝凝视。就便大惊吞息一了。见了一回。忽满面苍白色。

  却只见正在那金簪一个。即以前承我送至把金簪一个赠与蕙哥。落下一物也。香兰无一语。自想道。原来是什么簪落。在反复又一看金簪。蕙哥何以所因复什么意思乎。许久点头。再三首肯。计从心来。遂妙计。急忙袖中收拾了金簪。忙忙回覆。蕙哥正在书斋窥。远远望见方才轻轻步回身。遂上床赤身露露仰卧。心上想起交媾之事。许久欲火正炽。所谓易食渴易饮。况是耐忍不住。猛想起那玉茎。

  把着裙子脱下。只见裙裆之中太多骚水淋漓湿了。妇人急忙忙两股扒开。一只挺起手巾拭两片。手伸直。向牝户中左掏右摸觅花心。掏摸了一会。忽然抵着花心一处。觉得了陶然。亦倍力只攻一处乱摸揉两片。手不觉身子后面扳住两股。向上直凑。摇着纤臀。欢娱既不可得。只好抱手指淫。谁想越不禁止那一段淫欲之心。忽将却把大角帽儿放插进去牝户乱送花心里。又手摸着乳峰。摸抚舞定。体动乱扭一千。握定帽儿乱捣送数千余回。抽了低头了又凝凝视其出入之势。被帽儿点透了花心里也。只见闭了双眼。不住的嘻嘻微笑。口里道。心肝好个标致心肝帽儿。吁吁只管喘息。那帽儿也浓溢狠命的抽送。准的过了得便把帽儿往左以左承。帽儿往右以右承。纤腰向上耸迎耸下几百。力也不停一停。花心内直抵乱捣急抽送。不觉阴水淋漓流浸。弄得声音放开十分。心肝爽利。体颤头摇频。更觉忙忙花心里捻揉。右摸左擦。力乱抽送。只管狠命一套一套的。不顾捣坏了花心。双颊挥红。细语道。吁吁连声不绝。

  话分两头说。这淑蕙一日晚独坐观月轩。但见皓月半窗。观灯明灭。不觉想起一心念着只要云雨狂收。做彻夜夜呜啼哭淫欲之事。又想起会真记。杨玉环外传。武则天如意君传。又念着只要见每觉春心难过。那其意盖姐娘痴想。只因交媾善淫。难过空里想思。一稚深情。极慕之情。然常独坐无聊。便把那念想这痴心妄念。急低头思想了一人叹息道。我每日自在书房攻书。但想人生一世。譬如狂痴。意求做了这段风流。又是夜云散长空。冰轮皎洁。晚风沉沉。夜钟这凄凉。

  只是无语低头了。心上想起姐娘(毛皮)之事。不觉动兴。欲火正炽。一阵热烘烘肚下流出。玉茎直竖隆隆。好像小解湿了。伸手一摸。却是湿湿浓浓的骚水也。

  又发涨甚大坚硬。玉茎恰似如铁棍。原来起手已干了数次也。这是日日思想。夜夜做梦里是没有空儿会牝户。即以手铳也。忙忙脱去裤子。当时见了这玉茎直竖。

  约长八寸也。此时搂不住欲火如焚。两股扒开。只把自己玉茎双手握定抚弄。复倍力捏摸。上下抽了数百回。又闭了双眼。只管自想起牝户。狂荡乱抽上下又什急。上下抽送一千多回。不觉吁吁连声。吞进吐出。龟头紫红色大发硬。小孔滴滴直喷出阴精。将泄了飞流出去四五尺路。复深以兴念愈高。又想起所见。每觉淫欲难过。那姐娘应有几分姿色。又娇声妖态其恋情牝户交淫之状。将只把玉茎双手抚弄一会。又想起自那姐娘牝户。却便狠命摸揉。上下抽送。只见这玉茎甚大粗胖。铁棍也似不倒。又白嫩无根毛。渐渐白又红。龟头又紫红色。

  话说此时香兰轻移步。侧边楼下池边经过。走进房来。窥见都是这个模样。

  忽细细悉见了。却早隐隐的。急忙忙进入来。便他的挨肩擦背。淑蕙大惊慌。忙忙放手玉茎。叫声问道是谁。香兰莞然而笑。应道。细语罢是我也。我都悉见了。

  淑蕙又惊叫道。姐娘都看见了。就是这样罢了。耻辱也。香兰复擦背道。不要紧。

  不要害羞。是此事岂敢以有男女诸人自手干之法。又有理也。淑蕙慌忙穿裤子。

  着见礼。举目看时。但见他蛾眉淡扫。粉香喷喷。笑面的美貌无双。正是妖丽绝世美人也。香兰满面只见鲜红红笑嘻嘻的。便在袖中取出那金簪付与淑蕙。淑蕙见。满面苍白色。慌忙双膝跪下对着向香兰道。我就是这样没廉耻。又慌忙藏过袖中收得金簪。香兰他挨肩笑道。我想世人那手铳将磨镜角帽儿敢青春不在。虽诸人人生在世之理也。人生快活是便宜。岂敢以不戒是等为便宜。以何耻乎人间之乐也。是岂敢以有将妻子又丈夫与人相换之理。未得妻妇相过。岂可无一二以偿世人。那有将妻子又丈夫与人偿债之理也。但今寡居在此。只因丈夫又没妻未得妇。只因夫妇行云房事。绝无薄幸也。淑蕙点头。首肯再三。致谢道。快说也。

  复香兰道。手铳磨镜角帽儿就人生快活是便宜也。守了寡空闺又未得妇。只落个虚名。不曾实实受用与丈夫。又夫妇又有何益。寡妇又空闺不守。便没了丈夫的情。他出家丈夫之情怎的任解恩爱夫妇。妇人死了。便又娶着一个婆娘。即将前妻丢却了。老媳妇看起可不定守寡空闺的痴。也不曾快活得。不空错了青春何去。

  青春不再。人生将都是一样的。男子即交媾想越想越不禁止复情也。从此以后。

  就把手铳磨镜一边即出来消解也。我知道那房中之乐。自然不可以言语形容。就是天下的神仙也所以交接之情耍心上的。就把索性浓想上心怎么的。淑蕙复点头首肯再三。仰头满面嘻嘻的。其意道。姐娘好说。有理有趣好模样。香兰莞然而笑道。我想一想请人不知。不坏了名节。即暗里事。暗里秘密。我们二人存好法是快了。我们就是这样罢了没廉耻。自试之干法我交与(毛皮)也。就把你也就把玉茎付与我。二个相抱相连。同行抚摸送手指。是事自己的心心念念要弄抚个不打紧。我与你身体一个。也是这番不曾一个欢乐也。手铳又角帽儿一边出来消愁解闷复不顾坏了心一样的。不要外想。实在欢娱不可得。又不坏了名节一样的怎么的意思乎。淑蕙听完了。欣喜如肯。顺从其意。点头忙忙。满面只见笑嘻嘻。

  复抱着香兰腰。挨肩擦背又揽头。忙忙解带卸衣全裸。复赴牝户着紧抱他。便搂了亲嘴数回。以依样赤露露岀下体。香兰细细看了。小脐之下肚面扑连扑甚大。

  玉茎直耸隆隆。坚硬耸起。摇龟头突突打扑肚面也。倒有八寸余长。香兰满面只见鲜红红。大喜又惊道。呵呀甚的标致卵儿。又什的粗胖。铁棍一样的似不倒得。

  白嫩无赛。柄根无毛。似孩儿家一般的。是极好有趣。香兰即时欲兴难忍。笑而急忙忙把下面的脱了裙子。又便解襦裙却去脱下。放上床道。你看一看。将摸摸我(毛皮)。淑蕙大喜。便凝凝细视。见了嫩毛丛生红红的。生得肥肥净净高高丰厚。鲜鲜的牝户开闭不止。牝户两瓣一吸一吸。勤动了保紧小突模样。牝户上边流溜骚水开闭不止。牝户下边红鲜鲜也。就扯住他手。把牝户付与摸摸。又自己双手摸弄那玉茎。又亲嘴数回。香兰坐椅上。两腿扒开紧着他相牝户。急忙忙挪一手扶塞入。直抵花心。首头根尽没插去。又忙忙摇臂心上凑迎。牝户上边一耸。下边一掀动。上下自己一手掌握定玉茎不来的过三寸龟头。便把上下挪移数百。玉茎复发涨。紫红龟头铁棍即自用。香兰伸开巴掌。吐上许多唾沫把握定。

  抽送一千多回。将一手往他腰摇动。又快急抽紧索抽一千多回。只管看见玉茎。

  复道。你要一手把乳峰摸摸。要将吸舌含了罢。好是好。花心直抵摸揉指头甚急罢。正着我的(毛皮)。细看一细看。淑蕙就细视看了。那骚水淋漓。牝户两瓣开闭不止。一吸一吸活动。恰似如有言语模样。喜得满面吓色。细语声道。很好。

  心肝有趣也。我牝户吁吁哑哑。着实两凑抽。复晓得龟头吐沫津唾太多又干。方才香兰忙忙花心涌出淫水。以又抹龟头根。淑蕙将只见牝户两彷一吸一吸。动了阴水流沉双股之间。乱送快急送。把指头去摸揉花心。却如浓涎一般的牵牵连连。

  只管溜溜涌出。又抽擦声音放开。将香兰就便甚休不休。上下抽抽。握定玉茎。

  淑蕙咿呀连声。吞进吐出。复直抵花心。摸擦一千多回。只见香兰不住的道心肝。

  来把腰儿着实闪。不顾闪断了。淑蕙又揉掏抽送一千多回。淑蕙耐忍不得。不觉忽然龟头发涨。又体摇两股颤摇。便舔不过。叫道。我要泄了。香兰见了这玉茎。

  忽双颊挥红。就忙忙即把口来承受了。放了一口。骨的多咽下去。又把口来含吮吸舌一回。玉茎过得不益的。将玉茎含弄口唇里。这淑蕙熬忍不走。硬起来更泄。

  连忙以口承受。香兰都吮咂干了。又去弄他玉茎。却又泄了。香兰却又吃了。把玉茎偎在脸上吮咂一回。咬嚼一回不肯放。如此不休。不计其数。香兰细语道。

  好滋味。还不尽兴。淑蕙不忍去。只管把他扯取腰来。牝户甚急摸擦。复香兰微声道。大泄了。把玉茎去也。泄了时根甚大壮坚。龟头发涨紧硬。泼开小孔口塞满满。突突扑打扑直喷进去。热汤来口中里。真个好有趣好滋味。咽下去也。试一试再送送。我泄了时。牝户两瓣保紧。吸吸动了。复开闭不止。花心穴复注水满满淋漓。大穴开闭的不能禁止。更牝户胀满。吸吸的有趣也。不谓这般知趣。

  又生得这妙物。内里塞紧无余。又酸又痒。使魂灵但已飘散。人间之乐无愈于此乎。香兰许久欲火正炽。遂上了床。赤身仰卧。两股不肯展脚。淑蕙听了。复只管看见牝户儿。欣喜欲狂。便向坐椅上。对着牝户。便把一手摸抚乳峰。更把香兰两足勾在头架上。只管摸掏。淋漓骚水牝户两瓣胀满。一吸一吸。淑蕙的复口唇当了牝户两瓣吸舌。抽送了二千多回。又舌头花心里一千多回。香兰自想起淫交之情。体扭心上牝户。将上下动臀摇。快急一千多回。身子摇摆不定。便似浮云。自想起从前妖淫云雨之状。快活难过。淑蕙将把指头搂了千多次揉擦。将含口里摇着舌。吸了花心吮定缓急一千多回。香兰白腿推起。两股大展开。细声低了。只管心肝心肝吁吁。淑蕙揉抚了乳峰。将细看了牝户。便搂了亲嘴数回。只管他扯取臀来。牝户口来含了花心摸擦。吸舌一千多回。都是不休交换。将一手直指向花心。左掏右摸觅花心。掏摸了一会。又深入抵着花心一处。又突角上边觉得陶然。只是闭了双眼。咬牙切齿。双颊鲜红红。体扭将体摇抬身喘气不觉。

  微声呜啼道。如今要泄了。淑蕙连忙以口承受。却放了时。便牝户胀满。吸吸的。

  花心两瓣抱紧。开闭的不止。将花心穴涌出。阴水浸浸突突不止。香兰双目紧紧闭。四肢酥软又震摇。自想起玉茎泄了花心里。都和做一处意思。淑蕙却把舌尖餂刮又吸吸了。却如浓涎一般流流。口中满满溜溜。将抽送数百回。抽擦声音口中大放开。香兰那里熬得。只管把身躯扭。又自己体颤。牝户却又有些活动。淑蕙做两三口吃了道。真个有趣。怎般好滋味。又牝户两瓣餂刮。指望还要他泄。

  不肯便放。香兰满面大喜。将抱紧口唇。搂接玉茎含弄。又咂咂餂刮一回道。你嫩质轻躯。此轮为何独粗长大。似此能不令人爱杀。淑蕙不觉心动爽利。就将玉茎过得不益的又硬起来。还兴不尽。把指头去摸抚牝户花心。当时两个笑而不答话。再送送。所以都是一样的。你无言。我也无语传意思。但见其模样。两个不休。四个时辰。两个手足虽动将瘫。香兰愈加猖狂。不顾性命。正是睹不顾性命。

  贪淫欲死甘心。此异事也。今见香兰与淑蕙。方才淑蕙道。自见姐娘交媾以来。

  废寝忘食。不能尽我兴。欣幸何言慎勿以乐。自此夜间偷欢不能极好。复伸手摸入牝户里。牝户则又湿湿了。玉茎又则易然坚举甚大。香兰点头。忙忙道。不要烦恼。就不要想话。我语羞人羞。渐和做事。此事非偶然。只因前世遗福。所以果世良偶。就手指说。岂敢以邪淫而手淫相请。只是他日之忆。譬如从海不至溺能有几个。况且白日易去。青春不再。人生在世。真如一场大梦也。何以烦恼乎男女之间。淑蕙莞然而大喜道。相遇的即是此良因缘。那更鼓已经五下。盖将两人只是连泄十数次也。

  却说淑蕙在房。自此淑蕙深以兴念高。又想起连夜那干事。仍欢娱手淫交媾之情。每觉淫欲难过。那姐娘应有几牝户。又娇声妖态。其交与玉茎手淫。将淑蕙搂不住欲火如焚。只把玉茎双手抚弄半个时辰。当时更兴浓。急急的痴想。只因交媾手淫难过。空里想思。一稚深怜极慕之情。这痴心妄念想急。虽倒觉有些害羞。不能禁止。却早快隐隐走到香兰房壁。就将有空隙看见了房里。此时在房里烧兰汤洗浴。是香兰浴。当时浴罢。自到房中。淑蕙伏在窗边。在壁间窥着。

  只见明鲜鲜了椅上。脱了衫裙烧兰汤。盆满要烧兰汤洗浴。是香兰洗浴。此时香兰浴全裸。露出那肩胸又两点乳峰及下面。但见小小的一个肚脐。那腹之下嫩毛丛生。生得肥肥净净。高高丰厚。鲜鲜的露出。即牝户也。既而香汤略拭。全裸轻轻也。好像又那步步金莲放在兰盆之中。淑蕙细细看了。即看想叹气。口中里道极好。当时若不被那老苦缠去看。又岂不亲见月中人了么。那浴盆姿态从头至尾细细看了一遍。不觉裤内湿湿了。又直耸硬起玉茎。反复看一看。凝凝视。口中里呀呀。即淑蕙打个照面还不知。可是香兰两腿大开。坐浴盘上。牝户两瓣摸揉数百回。便把臀尖心上凑。指头插进去花心。直抵乱抽数百回。不住得立足地。

  便去将一个大号角帽儿端头都是光光的。大龟头一般。约有尺来样长短。握定穿了绒毛儿。两腿扒开又低了头。自己将轻轻插进去牝户内。又塞满牝户两瓣。一手握定。抽送一千多回。便索摸紧密花心。复浅抽深送。急缓抽二千余回。姐娘低头下面凝视。看见抽送出入之势。只管抽送。方才闭了双眼。口里道。心肝。

  就便只管甚急急连抽送。抵着一处花心紧密塞满帽儿。上下两瓣吸吸活动。牝户突角紧小。又一手摸乳峰乱揉。姐娘不能熬得情兴。即大发动。将乱抽牝户心上。

  摇头震脚。将花心揉揉一千多回。口里道。心肝心肝。是真个有趣。闻听了。抽送声音放开。姐娘自想起淫交之情。不觉又淫欲发起兴来。念正狂。只得长驱抽送之情。魂荡心迷。恨不得只管口里吁吁咿咿。不缓不止不休抽送。帽儿往右以右承。往左以左承。抵着一处花心紧密二千多回。咬牙切齿。呜啼吁吁。忍耐不住。体颤头摇频。闭了双眼颦蹙。口不能开。只管吁吁哑哑。更抽送一千多回。

  死搂的不放那帽儿。口里道。泄了死也。将姐娘急忙忙低头了。倍力狂荡抽数百。

  以不叫细声语道。丢了丢也。淑蕙便就悉见了。不觉搂不住。想起欲火如焚。只把玉茎硬耸了。急忙忙双手握定弄抚摸。上下抽数百回。但见淑蕙耐忍不住。急忙忙进入。如飞的走了。一直赶到书里。香兰蒙胧见了。带着笑颜。全裸露露。

  慌忙走迎入他。亲嘴十数回。又往常亲嘴舌头送过套。淑蕙急忙忙伸手。一手摸牝户。又香兰就便全裸。也秋波送眼。喜得眉欢眼笑。紧着他。扯把身道。你看见乎怎么的。就扯住他手。把牝户交与摸擦。香兰点头。再三笑面。见了那玉茎。

  伸手弄摸一回道。呵呀好也。好个大卵。我的好个光卵。好个无毛根嫩卵。把玉茎双手握定弄摸。上下移数百回。淑蕙细语道。是姐娘这里不曾欢乐几日。却是可恨。耐忍不禁止玉茎又忘不了姐娘牝户。香兰点头首肯再三。笑将忙忙就他双手把牝户付与摸揉了道。心肝。我爱蕙哥标致。故此不惜身子性命。你不要烦恼。

  又消愁解闷。而虽我将是有一好法。此我扑着身子把臀尖耸起。你便把爬上来。

  如龙阳一般。淑蕙听了。喜面吓色。点头再三。即如肯顺从其意。又便解却去脱下裤子放床上。见这玉茎红白无毛。更大坚硬。耸上耸下。摇根肚面。扑连打扑淑蕙。完欣喜欲狂。便向香兰再三致谢道。有趣。香兰伏卧在床。扒开两腿立足地。即双膝竖起。双足蹲在床上。如忍小便模样。斜面仰头笑道。我爱龙阳。蕙哥与我美一个矣。又只此极好。这是我与从前是如此惯也。将在后面泄了。这是手淫不比大爽利。淑蕙又赤露着身。立近沿。就香兰背后面。双手握定抱肚。他立足地。两腿正在着紧臀穴。向香兰微声语道。把些津唾沫滑了玉茎龟头。轻轻涂擦了。又尻穴滑溢。龟头却又有些活动容易也。一手把乳峰摸抚。我美也。将就便一手弄抚牝户上边突角。只此我极好也。淑蕙急忙忙自晓得龟头上抹唾太多。

  又抹涂根。将玉茎从臀尖那尻穴徐徐抽入。那玉茎又湿湿的。所以进去稍宽容易。

  及再进去寸余。修巨塞满满紧密尻穴。又再进去其半。尽根没。觉得入内紧暖。

  此那便觉极好有趣。只见香兰光光的耸起尻尖。双膝倒竖。循而下之。便娇娇不住耸动心上。又淑蕙看了。将玉茎深入抽送连连。反送套弄。只见得玉茎根有些白的带出来。这个便是精了。即做了油一样也。就淑蕙急忙忙伸手。一手便把甚急摸抚牝户上边的突角。一手摸抚乳峰急急。此时香兰便把尻向凑。上下动摇。

  便去将握定一个大角帽儿。自己将轻轻直插去牝户内。又塞满牝户两彷。将尻穴塞满。抽送二千多回。便索摸揉紧密花心。又浅抽深送急缓二千多回。立足乱抽凑合不住。淑蕙抽送上下急急的活动。自己尻摇展上。香兰低头。下面看见抽送出入之势。停一停。一会不能熬得。情兴大发。复却将乱抽甚急。牝户心上。尻凑迎扭。话不休二千多回。两脚震展开。却不能够自定。闭了双眼。双颊面红红的。口里道。心肝心肝吁吁。蕙哥怎的么。闻听了。抽送声音溜喨放开。淑蕙又淫欲发起兴来。念正狂。只得款款乱抽之势。魂荡心迷。恨不得只管口里极好吁吁不绝。两个欲火早动。已有骚水太多流出。那玉茎又是湿湿的。所以又抽出。

  音溜溜大放开。淑蕙耐忍不得。强着紧握定乳峰一摸。忽然大泄了。引得花心痒难挠。香兰下见只玉茎的发涨。尻穴紧密塞满满。又牝户中浓精牵带不断。浓浓的二人淫水便熬不走。所以阴水直滑流浸。淑蕙七颠八倒模样。就香兰还不尽兴。

  便把帽儿深入花心一处。着实甚急送送一千多回。蛾眉颦蹙。两肢颤摇体扭。湿痒难禁。死活不得。呜啼微声语道。耐罢忍罢。不休再送送。淑蕙急急往后便退却。泄了一半,忍了一半。那玉茎一半经过泄透。只是发狂狠。停了一会。又抽送进去。甚急模样。牝户上边突角着实重抽。复香兰思思想想起的呜啼道。心肝吁吁咿咿。我直待弄死。蕙哥便休也。那淑蕙抽了许久。不觉牝户来。依旧忍住。

  往后便退。又泄了一半。忍了一半。刻许久又送进去。紧紧的抽送。又觉牝户花心来帽儿。香兰正干的酣美一处。把帽儿勾紧。着实摸揉摸掏不住。淑蕙又不及抽出。却便连泄透了。香兰闭了双眼头摇呜咽哭道。心肝吁吁。又乱抽摇臀尖心上。臀扭活动。淑蕙复道。还如今要泄了。又香兰正还动火。直捣撞往。往来倍深狂疾。尽帽儿花心。甚急抽一千多回。乱捣不顾坏了花心。这淑蕙两腿渐闭。

  伏在香兰背面上。吁吁嘎嘎不绝。玉茎就紧在尻穴里。复上下抽。将摸揉牝户突角上边。香兰不觉咬牙切齿。吁吁哑哑。更牝户紧小。就急急抽三百回。深抵着帽儿抽。直喷进出。阴水泄花心内。呜啼道。泄了死也。复叫道。心肝死也。却那淫水淋漓横流。流出不止。此时淑蕙两肢震摇体颤。复道。呀呀还泄了。两个身子不休摇摆。不定便似浮云。又快活难过。两个接擦不住。玉茎牝户都连泄了。

  和做一处。淫水流下浸浸两个双股间。不知死也活也。不知的有趣。两个只是连泄了几次也。方才二人手足虽动瘫。不敢起床外边。香兰坐床上。便把淑蕙抱着。

  香兰把手摸玉茎。是既软了。揉摸再不能举。便把口来含了。吮定了一会。玉茎渐渐硬起来。把香兰口塞满满。复香兰却双手握定玉茎。上下挪移数百回。复淑蕙亲嘴。两个弄得把伸手摸摸牝户。却是淫水淋漓了一手。急忙忙耐忍不能。下面跪坐。仰面把口当了牝户吸吸舌吮定一会。上边将下边挪移数百回。突突忽然香兰吞息吐息叫道。呀呀不可思不可想。如今要泄了。淑蕙连忙忙口承受。却放了满满口中里。淑蕙道。做两三口吃。也真个有趣。怎般好滋味极好。又牝户两瓣餂刮吸舌。不肯便放。香兰笑道。原来起手已干了数次。这是第二法也。都是不一样的。所以第三法。何谓。是牝户插入进去玉茎也。亦真个夫妇行云交接之法也。将更兴浓浓。是又这其风流。这般何以言乎。淑蕙急得握定香兰双膝。复亲嘴数回道。姐娘今日之事复何言乐事。将快活也。方望姐娘垂怜。生死感激。

  香兰复擦背抱头。他叹了口气道。绝无交接及一年。丈夫又空房。虽淫乐欢娱知道了。而虽手淫又后庭交接之便宜。便就常有定情。即不要说我于蕙哥身体一个也不打紧。只管臀入玉茎。又帽儿插深牝户。便宜求欢爽利也。

  却说过了三天。外边的就是侍婢接了信书。急忙忙进来送与香兰。展开看之。

  其信书一封。着一看心中惊怕。丈夫生德已到钱塘。回来归到了家。过三朝四日。

  此信急忙藏在袖中。不觉眉头一皱。计从心来。遂妙计。香兰对向淑蕙。不敢隐瞒。只得说道。我自有一计策。即我付与你姐姐身子。我知道了少婢之中有一个年纪十八。标致又伶俐。复默寡言。轻佻没有。还没私心。至信深怜爱赏。我想倒小二岁越发可爱了。也就却倒有事本事。又这个却便无赛的。便做他以不私言也。但就把明晚相好。暗暗里来我卧房。须俟更深。诸人睡熟。然后过来。二鼓也意思。又觉默言。停了一会。所以第三法干到。淑蕙慌忙双膝跪下。又欢喜满面。大喜感激。再三致谢道。不妨。差不多年纪我要。好爱多大年纪妇人恰似姐娘。

  话说淑蕙意气扬扬。手舞足蹈。过了一日。到了次日二鼓。是夜二鼓至更余。

  房忽见一妇人推门而入。骤把灯火吹灭。不知是人。正欲访问。忽那妇人反把淑蕙抱住。亲嘴数回。两个舌头吸活。送舌头插舌头。津唾吸含咽咽。复妇人无言。

  淑蕙也无语。自此深以兴念愈高。又想起牝户放在里活动玉茎。每觉淫欲难过。

  妇人是真个香兰也。亦在久即便许久欲火正炽。所谓饥易渴易饮。况是饿狼一般。

  既牝户宽绰。淫水太多。比不得那紧又干宛如处女。既紧牝丸插入牝户数粒。而淫水流出。方觉温润。牝户两瓣吸吸的开闭不止。玉茎将其淫欲恋情交媾淫情如烈火。只见尤物直竖。八寸有余长。龟头紫红硬。无毛根甚大。香兰遂揭帐子上床声音。已自赤露露仰卧。淑蕙不知是香兰。又忙忙解带卸衣全裸。复赴牝户耸进。急急抽。又一手摸抚乳峰。一手抱腰。他乱抽一千多回。香兰急忙忙两腿扒开。展上两足架肩头。他亦应迎耸抽。迎送凑上一落一起。进又迎送响二千多回。

  又左右捣一般花心里。里穴紧密龟头。两个不休。身子转体扭摸着揉擦花心里。

  乱捣抽送。复体缠不休二千多回。玉茎牝户阴水都流浸。浓白带的溜喨抽送声音大放开。其模样狂荡标致。不知死也活也。不知的有趣。只管连根尽没抽送。只见两个不住的不顾坏了花心乱捣。把心肝握定抱腰儿又乳峰。着实闪不顾闪断了腰儿。乳峰又牝户性命坏了花心矣。狂荡体扭模样。淫水流溢流下二人双股间。

  只管连泄连丢了。不许拔出去玉茎。无言无语也。则再送送便泄了。淑蕙两腿渐软闭伏在香兰肚上。香兰愈加猖狂。不顾性命。正是睹不顾性命。贪淫死甘心。

  两个不说话不答语。之后再送送。体扭缠摇身向臀。不许拔出去。就玉茎紧密在牝户花心里。将这香兰被他抽浑了。似死不死。活也不活。叫也不叫。只凭淑蕙便了。那个玉茎抽牝户。送到五更有余。欢娱得意。只是的二人自家去了死也不能禁止。又都泄了。和做一处。只是香兰也不应声。不许拔出玉茎。仰卧抱腰。

  他体缠连泄了十数次也。而还两个不尽兴。方才两个手足虽动瘫少许一顿。淑蕙心上想。是妇人不应语无言有发声。吁吁嘎嘎咿咿。反复细看。心中疑惑。难闷问道是谁。香兰莞然而笑。又点头忙忙应道。是我也。不烦恼不想话。淑蕙大惊叫道。我等是这样罢了。都是没廉耻坏了心。有害羞。我敢苦姐娘被这厮侮辱了。

  香兰满面笑嘻嘻。一面亲嘴。复擦背那他道。你话都是一样的没廉耻。但我知道了。细想一想。我言不打紧。我与你身体一个也。故此不惜身命。又不烦恼事。

  即尽欢娱。是事第三法干也。又我美也。又一手伸手摩弄玉茎。复道。我与你又做了得了。又诸人不知。露水夫妇。此乃天缘。实非偶然。只依因缘也。不要紧意思。此非乎还岂可以邪以淫。谁之言乎。淑蕙听了深深一揖。喜得颜面道。我安堵心中。就把扯他乳峰。亲嘴数回。又双手伸手摸抚那乳峰牝户。香兰道。你心心念念要弄倒去了玉茎也。初得滋味怎的么。淑蕙听了含笑而不答语。自想起牝户。一个初尝佳味。自然方与之甚兴高。即再送送意思。淑蕙是心忍转兹在畏缩。任意安心住落也。两腿扒开仰卧。香兰喜极。遂复以双手摩弄玉茎。又以口来含了。口尖(口匛)咂吮定了一回。又咬嚼一回。香兰口塞满满。玉茎上下口唇摸摸摇舌吸吸了。又自躯体动摇臀。香兰欲火早动。烈火耐急不住。便又伏在他身上。不多得便舌嘴数回。把一手扶玉茎插进去花心。凑着耸臀。耸上乱抽。

  又一坐套了到底。淑蕙抱着他臀。一起一落摇臀。香兰在上。他身不住的一吞一吐。弄了许久。一个抽送紧密迎合不休数千回。复抱紧直抵。停一停。揉摸擦。

  抽送二千多回。两个细声道。妙妙吁吁哑哑。连声不绝。又连泄时机两个不休。

  再送送。又然后双手提起两腿。仔细看见了进退出入。急缓抽送二千多回之势。

  两个情兴大发。魂不附体。狠命连抽不休。又紧密送。又耐忍不得。不能出声。

  嘎嘎哑哑呀呀连声。牝户淫水太多。彷流横溢不止。越来得响。声觉溜喨。抽送声音大放开。又耐忍不得泄了。和做一处。没尽了紧紧的直抵抽擦。深入花心乱抽不停一停。二千多回。那而闭了双眼。胡言胡语。吁吁哑哑不绝。淑蕙急急忍住。往后便退却。泄了一半。忍了一半。香兰躯扭着紧。倍力摸扑。乱抽送二千多回。淑蕙又已连丢泄了数次。香兰又牝户紧紧心上。把龟头保紧。靠在花心里直抵插进。抽揉送一千多回。又香兰不肯放。花心里龟头紧密。又抽送尽根。不要想不休再送揉二千多回。香兰体缠抱着他。耸臀体动扭。复摇臀甚急心上牝户。

  乱捣不顾坏了花心。不觉咬牙切齿颤摇体。呀呀吁吁。呜啼哭道。还泄了死也。

  复抱身他叫道。呀呀真个死也。却那淫水淋漓。流出不止。续续直喷花心里。此时只见两个没有气力。便就气绝一般。只是不休。香兰伏卧他身上。不拔出玉茎。

  连连泄了十数次也。仔细看见无毛玉茎。根尽软了。又痿疲敢起倒不能举。只见牝户又两瓣上边突角太肿。张沉慢紫红色。太宽花心不闭上穴。只管放开太宽穴。

  其下边淫水溜浸流下。方才已五更也。急忙忙起身。淑蕙喜得满面道。我爱姐娘。

  深谢感激也。复心肝我姐娘。只是欢娱不忘。是夜更兴甚高浓也。日日却是可乐又是也。自家保重。宣淫妖淫。所以精神渐损得病也。我以为求愿姐娘不要损坏了身子也。香兰点头再三。笑应道。好说话。我弟哥标致。故此不惜身命。我爱弟哥。然可后边自有日子。只是弟哥好好将息。又自家保重。不要损坏了身子呀。

  淑蕙如肯顺从。首肯再三。复两个当了口唇舌尖送迎。津唾咽咽送合含了。亲密亲嘴数回。淑蕙急忙忙转身回去自家书斋房。

  却说香兰急急的收拾扫扫完了。就便烧兰汤洗浴净身。又牝户澡净净。而香汤拭洁。便又换新衣。穿了一套之新艳丽衣服。复蛾眉淡扫。粉颈面满面赫赫鲜红红。又换了一床新艳美洁的铺陈。又见宝鼎焚下香饼。烟摇摇如白云。那时净月光照耀。花阴满庭。看一看复回身轻轻移莲步上床。鸩药咽下一粒。莞然而笑颜。又闭了双眼不能开。将无言也。痴婆子传诗曰。

  心在巫山意在云。只缘宿世有情根。

  婀娜尤愧能嚼指。今者佳人更倍增。

  所谓生难其乐配合。死得相乐。巫山之梦永却。香兰欤。

  【花影隔帘录完】

  花影隔帘录跋余观此野史花影隔帘录。则尽终殆污秽且俗。是事天下无双矣。何以足深听其言。以将其交情之气。妖怪将奇奸淫。或以备畜生邪淫交媾。此异事也。故无聊观之者。当以会意。而信者固愚。疑者又愚也。所谓此书。正在那诸人皆不知不传。又却灭以欣幸言矣。

  64682字节